17 万怎么就要一辈子?!

几天前听 M 说起过这个案子,许霆因为利用广州某银行 ATM 机的漏洞用 171 元存款余额取走了 17 万元,一年后被捕并被判处无期徒刑。当时没怎么当回事。

昨天下午 Chloe 几个又讨论起这个事,很为许霆鸣不平。再到晚上回家刚好又看到广州新闻台评论此事,方知此事的来龙去脉。接着又上网多了解了一[……]

【继续阅读全文】

日式华堂

Itao Yakado知道华堂商场(Ito Yakado)是因它在离我不远的小营有一家店,去过几次,后来在西直门也开了一家分店,印象中在十里堡还有一家华堂但是没有去过。华堂的商场倒还偶有惊喜,但我从来就不觉得华堂的超市可以和“便宜”联系在一起。尽管如此,我一直对华堂保有一个很不错的印象。

  • 周五晚上快九点的时候在西直门[……]

【继续阅读全文】

星巴克 vs ???

星巴克是不是应该从故宫搬出去?这场纷争据说起源于央视某著名主播的个人blog,他以一个普通的星巴克的顾客的身份写道,星巴克在故宫——国家标志性建筑——内的存在“不是全球化,只是糟蹋中国文化”,星巴克应该立刻从故宫滚出去!(注:这并非该主播的原话,原话应当要彬彬有礼得多。)此言一出,星巴克这家门店立即[……]

【继续阅读全文】

李银河的老鼠

知道李银河(bio)是因为王小波,但她从80年代开始对性、同性恋、虐恋等性学问题的开创性(?)的研究对中国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影响并不亚于她的爱人。在我看来她是一个勇敢思想启蒙者,勇敢之处在于她能把明显“反社会”的思想说出来(或者说这正是她的使命);另一方面,她和王小波一样,似乎并不属于他们所在的时代。[……]

【继续阅读全文】

英雄们的年关

又是年底,很多人又开始例行公事地关心起民工来,包括那些平常死命地和臭臭的家伙以及他们脏兮兮的衣服保持距离的先生女士们。

我倒是时常都记着他们,只不过因为有句话叫“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悲惨,总有人比你更可怜”。不过也仅仅是记得而已,我不会给他们发工钱,因为我还修不起楼。

这里有(又)一篇文章会告诉你一些民工[……]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