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出遊雜記

10月2日至6日間,騎自行車由上海出發,經常州至南京,略作遊覽後再南下,訪馬鞍山、當塗,行400餘公里。以下略記見聞及所感。

【南京明故宮】

六朝風流一去不返。若將中山陵、明孝陵拿掉,南京和其他城市並無多大區別,遑論(古)都城氣象。念及國民政府曾制定《首都計劃》,旨在「發揚光大本國固有之文化」,其中規定建築形式必須「採用中國固有之形式」,並「本諸歐美科學之原則」、「吾國美術之優點」……令人唏噓扼腕。

至於明故宮,連殘垣斷壁都算不得。曾在越南承天順化所見的寒酸的阮朝的皇城遺蹟尚且比這裏更像樣些,他們經歷的戰爭也不少,和美國人還直接在裏面用現代化武器打過仗。南京也歷經兵燹,不過南京故宮毀滅者[……]

【继续阅读全文】

#新疆時間# D7 尼勒克縣~伊寧市 140km

終章。

公元627年,玄奘和尚出伊犁河谷西行,去往天竺。當時佛寺的鐘聲此起彼伏,能從這裡一路傳到長安。750年,因葛邏祿臨陣反戈,高仙芝在怛羅斯川慘敗於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之後也經過這裡回去長安。那以後,佛寺的鐘聲慢慢被古蘭經的唱禱聲取代,整個中亞一步一步走向了伊斯蘭化。

西域與中土之間的聯繫漸漸變了。

下午前往巴依托海的途中遇到一位「老四川」,他已經在這個地方生活了15年,看起來跟我正在吃烤肉的小攤周遭的維族人也已經「打成一片」。我問他會不會聽說維語,他說不會。他與他的維族鄰居之間其實只能用不大靈光的漢語進行簡單的對話。一個人如果在廣州在上海住了15年,多半已經可以和當地人交流了吧[……]

【继续阅读全文】

#新疆時間# D6 養蜂場~尼勒克縣 97km

去伊犁有兩條道。從養蜂場往南越過阿吾拉勒山(天山山脈的另一支),去與鞏乃斯河(伊犁河的另一條主要支流)會面,再順流而西到達伊犁;或繼續沿喀什河西行,直抵伊犁。

一直到岔道口都沒有拿定主意,最後憑直覺走了第二條。

雖說是繼續沿喀什河,但離河卻越來越遠,一半的路已經饒進了山裡。沿途所見和昨天又有不同。

雪山越來越遙遠。山變成丘。主色調由綠轉黃。雪松消失了,取代它的是種植在道旁和村莊周圍的楊樹(楊樹最為多見,其他如柳樹等亦有之)——尤其從吉林台水電站以西,楊樹之多,已經用得上森林覆蓋率這詞了。牧民流動的氈房變成了固定的鄉村,村舍前後堆積如山的為牲畜過冬準備的乾草,還有圈舍,解釋了牧民的另一種生[……]

【继续阅读全文】

#新疆時間# D5 喬爾瑪鎮~(尼勒克縣)養蜂場 81km

離開喬爾瑪有兩條路:一條沿獨庫公路繼續往南,到那拉提到巴音一直到庫車;另一條則沿伊犁河的主要支流喀什河一路向西。我選擇的是第二條。

沿喀什河而西,便進入了廣義的「伊犁河谷」。多少游牧民族爭奪過這片牧場——斯基泰人突厥人契丹人蒙古人……現在輪到了哈薩克人。

哈薩克似乎把這裡當作了夏季牧場(經驗主義者的一孔之見)。每年6月,他們把圈養的牲畜趕上山,放牧到10月再下山。他們的牲畜包括馬、牛、羊、駱駝。馬是養來自己用的;牛似乎是不賣的(表示懷疑),但用途我沒太搞清楚;羊是用來賣的,也是主要收入;駱駝是轉場的時候搬東西用的——但現在更多人用汽車來運輸,駱駝就越來越少了。(順便說一句,雖然我不是很喜歡[……]

【继续阅读全文】

#新疆時間# D4 回民飯莊~喬爾瑪鎮 56km

全國海拔最高的哈希勒根隧道、世界獨一無二的公路防雪長廊……當這些名字所對應的,躍脫文字與書本,變成觸得到的實體;當你一尺一寸地騎著單車來到它們面前,完成了一次令人激動的會面。同時,你也能冷靜地認識到,這並不是終點。

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keep calm & carry on」。哈哈~

終於翻越天山了。雖然嚴格地說,只是翻越了天山山脈的一支——博羅科努山,而且還不是最高的一座。

從獨山子到喬爾瑪,不到一百四十公里,竭盡全力地騎了兩天,可想行路之難,愈知築路之艱。天山地質複雜和脆弱,公路一年只有不到五個月可以通車,其間還需要修補貫通。即便如此,這條路絕大多數路段平整寬闊,養護得極[……]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