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甌烏小行# D2 黃南鄉至(金華市)大盤鎮 約81km

小時候聽過一個神話故事,說從前永安縣城外有王某,素救危濟貧,樂善好施。一日見到門前有老傁二人,全身長滿瘡皰,心生憐憫,便問能否醫治。老傁說浸在新釀的好酒中方可。王某於是熱情地邀請兩老去他剛剛釀好的酒缸旁,請他們脫掉衣服,任其浸泡。一夜之後,二傁從酒缸出來,不光瘡皰好了,而且容光煥發,如翩翩少年。他們走後,王某聞到酒缸內陣陣異香,便招呼家人共飲缸中物,還把酒糟分食給雞犬。不多時,全家人連同雞犬便一併昇天,做神仙去了。這奇事不知怎的被宋真宗趙恆聽到了。皇上欣然下了一道諭,「以其洞天名山屏蔽週衛而多神[……]

【继续阅读全文】

#甌烏小行# D1 溫州市至黃南鄉 96km

谷歌相冊說,最近兩三年,清明節假期都來了溫州騎車。

雖是季春時節,還是仲春的天氣。一頭扎進山裡,鶯飛草長,雜花生樹倒是如假包換,充滿生氣;因為水,則更見靈性。

甌江北渡,從永嘉溯楠溪江迤邐而上,兩岸山勢峻峭多姿。大約17個世紀以前,這裡是孕育了中國山水詩的地方,風光自然可圈可點——當然,康樂公若在別處,也未必不能開宗立派。

路上曾為一直沿楠溪還是繞去憑弔永嘉書院猶豫過。以葉適為旗幟的永嘉學派是浙東學派的一支,以「事功」一度與「理學」與「心學」並稱。不過我覺得他們討論的不是一個維[……]

【继续阅读全文】

#左行長白雲# D7 蒂卡波至提馬魯(Timaru) 105km

從「高原」湖區降至海岸線,沿途風貌呈現出相應的變化,最顯著的是植被在數量上和種類上增加,城鎮密度自然是有增無減(但所經過的兩三個村鎮空有幾棟房子,別無一人,好似進入了《靜寂嶺》遊戲)。牧場面積開始變小,不再只有羊,開始有更多的走地(free range)雞、豬、奶牛、鹿、馬等,不一而足。莊稼也越來越多了,田連阡陌——甚至阡陌都沒了,因為都是全機械化的大田。

天氣是多雲,沒有下雨。還有不變的逆風。

饒是如此,這一路也實在是乏善可陳。以至於見到路邊被撞死的幼年袋鼠都讓人興致勃發(阿彌陀佛~)——[……]

【继续阅读全文】

#左行長白雲# D6 蒂卡波 0km

蒂卡波湖南岸建於1935年的「好牧羊人教堂(Church of Good Shepherd)」已經成為新西蘭標誌性景點了,幾乎所有遊客拍的新西蘭星空的照片裡都會有它出鏡。在夜裡,教堂絕對是本村最熱鬧的地方了——而且十之七八是中國人,若依我今晚所見。

本想拍幾張銀河的照片,結果卻只能悻悻地回來。無可奈何手機宣稱的32秒長曝光力有不逮,更重要的是晚上湖邊風力極強,不敢吹太久,只好把耿耿星河拍進記憶裡。

太多的東西無法拍成照片——白天時晴朗藍天的顏色、比天更藍的水的顏色、山頂皚皚白雪的顏色與雲的顏[……]

【继续阅读全文】

#左行長白雲# D5 推柔至蒂卡波(Tekapo) 57km

雨又下了整晚。所幸帳篷沒有漏雨,但早期產品的設計缺陷讓內帳不可避免地滲水(而且我還弄丟了兩根地釘)——尤其是和身體接觸的頭與腳部。但出乎意料的是,昨晚卻睡了一個好覺。

比冒雨搭帳篷更麻煩的就是在雨中收拾帳篷——雨水會無情地淋濕你最後一點乾燥的庇護所。若沒有機會曬乾帳篷,正常人絕對不會想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紮營的。

作為一個正常人,我決定今晚到蒂卡波(Tekapo)後住進一個有屋頂的房子。新西蘭的旅遊旺季是不大歡迎臨時決定的,沒有預訂基本只能住帳篷,就像我突然生病那晚。所以昨晚發現還有空房時的大[……]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