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之龍遊道中》詩三首

之一。第一日,(安徽)黃山市至(浙江)淳安縣浪川鄉,95km。

源芳盡頭千仞壁,新安展處萬頃波。
璜尖回顧登臨路,唯見莽莽林與淵。

注:

「源芳」系源芳溪,位於徽州南,南自南而北流,最終匯入新安江。今日溯此溪南行。
「璜尖」系地名,今日翻越海拔約880米的山嶺,其公路埡口稱璜尖。


之二。第二日,浪川鄉至建德市,109km。

鳥語幽徑起微塵,喧囂車馬聞無聲。
青山看罷看場圃,閭左何處見此村?


之三。第三日,建德市至龍遊縣,63km。

雨遣歸城客,香邀又一春。
離山不敢問,可容[……]

【继续阅读全文】

魯迅《朝花夕拾》

這是一篇「插隊」的劄記。還有幾本書在它之前讀完,比如後人編輯的一本梁任公的文集《憂國與愛國》、朱自清的《經典常談》及《古詩十九首釋》(此經後人編輯,原作為《九首釋》)。那幾本書讀來是醍醐灌頂、如沐春風,但正因為內容太豐富,且頗有我所未見的新觀點,寫起劄記來就犯了難,「具載則文繁,略之則義闕」。為了不至於從寶山空手而歸,怕要讀過第二遍才敢下筆的。

魯迅的這本小集子則不然,篇幅不大,故事有趣,其中更不乏我們稔熟的文章,如《滕野先生》、《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誰還記得課本裡要求背誦的段落?

讀書[……]

【继续阅读全文】

#甌烏小行# D3 大盤鎮至義烏市 約87km

得知今天會經過橫店,特意在大盤農資商店買了一頂箬笠。戴著笠帽,再拿著前兩天在路上撿的半只碧玉打狗棍,在華燈初上的大馬路中間走著,一股威風凜凜的大俠感發自內心地升騰起來。再不濟,武士甲的豪情也隨時能噴薄而出~

不過橫店對我的盛裝似乎毫不領情。這座顯然已經發達的鎮子依然選擇與絕大多數的二三四五六線城鎮一起,在囂嚷雜亂的世界裡保持隊形。雖然四處打著與身材不符的「休閒小鎮」的廣告,我看路人甲乙丙丁們似乎很難興起什麼閒情。

實際上,旅行到了橫店就結束了。從永嘉開始,直到橫店,騎車、賞景、踏春,[……]

【继续阅读全文】

#甌烏小行# D2 黃南鄉至(金華市)大盤鎮 約81km

小時候聽過一個神話故事,說從前永安縣城外有王某,素救危濟貧,樂善好施。一日見到門前有老傁二人,全身長滿瘡皰,心生憐憫,便問能否醫治。老傁說浸在新釀的好酒中方可。王某於是熱情地邀請兩老去他剛剛釀好的酒缸旁,請他們脫掉衣服,任其浸泡。一夜之後,二傁從酒缸出來,不光瘡皰好了,而且容光煥發,如翩翩少年。他們走後,王某聞到酒缸內陣陣異香,便招呼家人共飲缸中物,還把酒糟分食給雞犬。不多時,全家人連同雞犬便一併昇天,做神仙去了。這奇事不知怎的被宋真宗趙恆聽到了。皇上欣然下了一道諭,「以其洞天名山屏蔽週衛而多神[……]

【继续阅读全文】

#甌烏小行# D1 溫州市至黃南鄉 96km

谷歌相冊說,最近兩三年,清明節假期都來了溫州騎車。

雖是季春時節,還是仲春的天氣。一頭扎進山裡,鶯飛草長,雜花生樹倒是如假包換,充滿生氣;因為水,則更見靈性。

甌江北渡,從永嘉溯楠溪江迤邐而上,兩岸山勢峻峭多姿。大約17個世紀以前,這裡是孕育了中國山水詩的地方,風光自然可圈可點——當然,康樂公若在別處,也未必不能開宗立派。

路上曾為一直沿楠溪還是繞去憑弔永嘉書院猶豫過。以葉適為旗幟的永嘉學派是浙東學派的一支,以「事功」一度與「理學」與「心學」並稱。不過我覺得他們討論的不是一個維[……]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