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以鬯《酒徒》

劉以鬯(chàng, 暢)在大陸是一個陌生的名字,或許只有看過《花樣年華》的人對其稍有印象,王家衛在電影末尾大剌剌地鳴謝了劉以鬯,因為這部電影——包括後來的《2046》——受到了劉的小說《酒徒》與《對倒》很大啓發和影響。

當然,以劉以鬯「香港文學泰斗」、「教父」的地位,倒用不著電影導演或明星來背書。作為香港現代主義文學的基石,劉不光在香港報界與文壇家喻戶曉,其對南洋尤其是星、馬等地華人現代主義文學也有頗深之影響。

有人將《酒徒》譽為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這是否言過其實,取決於我們怎麼定義。意[……]

【继续阅读全文】

楊顯惠《夾邊溝記事》

你還記得餓是什麼感覺麼?

不是下午茶之前的那種餓,是四肢乏力、舉步維艱、頭暈目眩、畏寒、全身發抖,直至發虛汗的那種餓,或更甚。我常騎單車旅行,若去偏僻地方,難免有時補給匱乏,加之體力消耗大,偶有這種程度的飢餓體驗。飢餓來臨時,身體與意識似乎都在慢慢離你遠去。幸好,只需捱過個把小時,又能遇到人煙,找到食物;可設想這飢餓持續數日、數月,甚至數年,又會如何?

會死。

這就是「夾邊溝」歷史的基本事實。夾邊溝是地名,屬甘肅省酒泉市金塔縣,西南去酒泉約30公里,其地處祁連山之北,巴丹吉林沙漠西緣,面積[……]

【继续阅读全文】

《徽州之龍遊道中》詩三首

之一。第一日,(安徽)黃山市至(浙江)淳安縣浪川鄉,95km。

源芳盡頭千仞壁,新安展處萬頃波。
璜尖回顧登臨路,唯見莽莽林與淵。

注:

「源芳」系源芳溪,位於徽州南,南自南而北流,最終匯入新安江。今日溯此溪南行。
「璜尖」系地名,今日翻越海拔約880米的山嶺,其公路埡口稱璜尖。


之二。第二日,浪川鄉至建德市,109km。

鳥語幽徑起微塵,喧囂車馬聞無聲。
青山看罷看場圃,閭左何處見此村?


之三。第三日,建德市至龍遊縣,63km。

雨遣歸城客,香邀又一春。
離山不敢問,可容採菊[……]

【继续阅读全文】

魯迅《朝花夕拾》

這是一篇「插隊」的劄記。還有幾本書在它之前讀完,比如後人編輯的一本梁任公的文集《憂國與愛國》、朱自清的《經典常談》及《古詩十九首釋》(此經後人編輯,原作為《九首釋》)。那幾本書讀來是醍醐灌頂、如沐春風,但正因為內容太豐富,且頗有我所未見的新觀點,寫起劄記來就犯了難,「具載則文繁,略之則義闕」。為了不至於從寶山空手而歸,怕要讀過第二遍才敢下筆的。

魯迅的這本小集子則不然,篇幅不大,故事有趣,其中更不乏我們稔熟的文章,如《滕野先生》、《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誰還記得課本裡要求背誦的段落?

讀書[……]

【继续阅读全文】

#甌烏小行# D3 大盤鎮至義烏市 約87km

得知今天會經過橫店,特意在大盤農資商店買了一頂箬笠。戴著笠帽,再拿著前兩天在路上撿的半只碧玉打狗棍,在華燈初上的大馬路中間走著,一股威風凜凜的大俠感發自內心地升騰起來。再不濟,武士甲的豪情也隨時能噴薄而出~

不過橫店對我的盛裝似乎毫不領情。這座顯然已經發達的鎮子依然選擇與絕大多數的二三四五六線城鎮一起,在囂嚷雜亂的世界裡保持隊形。雖然四處打著與身材不符的「休閒小鎮」的廣告,我看路人甲乙丙丁們似乎很難興起什麼閒情。

實際上,旅行到了橫店就結束了。從永嘉開始,直到橫店,騎車、賞景、踏春,[……]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