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猫

DSC01009前天早晨急匆匆要从深圳赶回广州,快到罗湖火车站的时候,发现人行道正中躺着一只猫。普普通通的土猫样子,大约不到一岁大,很奇怪为什么胆敢盘踞在人来人往的道中。蹲下去和它打招呼,它眼神温顺地看着我,喵喵地叫得软绵绵地,不太像野猫应有的样子。它非常努力地往我的方向爬,似乎是想蹭我的腿,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它有伤[……]

【继续阅读全文】

寒江独钓翁

在这个一百一十二天(?)没有下过雨的城市,进行了一次长途无防护雨夜骑行。过程惨不忍睹,但我总算是没有放弃坚持到底了。

雨夜骑车不完全指南(北京篇):

  • 不知道汽车在雨天是否会更省油,但雨天骑车却会明显觉得更省力,速度也更快,当然也就更危险;
  • 出发前请务必检查车况确保她适航,不然坏[……]

【继续阅读全文】

以钱穆为先生

此篇及往后数篇本应是追记余赴桂林阳朔行程,以及未竟之乳源之行等等,但现插入一篇,因深恐此刻之体会被错过。

qianmu余近来多看闲书,其中有三联所印钱穆先生《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本,此刻尚未读完。当心中有波涛时,常知读书可平复心境,当读钱先生书时,此体会愈深。当心情难抑时,又提笔摘抄其中精彩章节,思先生字[……]

【继续阅读全文】

一瞬间

哲学家应当多半出生不幸当中,或至少经历过,因为人生的或真或假的低谷是多容易让人胡思乱想,陷入那些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此刻,我面对这样的谜题。突然间,我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活这一世究竟有什么目的什么用?除了给无数的人带来麻烦和灾难、花费粮食和水,我还非得要像上班一样走完这一程。还不能[……]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