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時間# D3 獨山子區~K630回民飯莊 79km

從獨山子往南,有國道217通向庫車。這條翻越天山的公路因此被稱為「獨庫公路」。它不光使得南北疆之間的距離縮短了一半,還因為從天山腹地穿越,連接起從戈壁到草原到高山峽谷到雪山種種地貌,大有美景可觀(如果時機合適的話,我覺得)。

這段路是這次旅行中令人期待的「亮點」,同時也是行程中讓我擔心的部分——出發前我倒是沒有預料到短短七八十公里會這麼折磨人——我擔心的是晚上有沒有地方住。

獨庫公路每年只在6至10月間開放通車,其他時候這裡冰天雪地,是動物的世界。搜索得到的有限資料說,從獨山子到喬爾瑪之間,在山頂前僅有一個叫「烏蘭薩德克」的道班,如果不能一天之內翻過天山,這地方是給你東西吃和避免你在戶外被凍死的唯一希望。不過這希望之光比較飄忽——有人說他在國道217K633處,有人說在K630;有人說經過的時候在這裡享用了食宿,有人說來到這裡只發現幾間大門緊鎖的空房子……對於一個如此關鍵的據點(當然,僅對騎單車者而言),信息這麼模糊真是要命。所以,考慮到最糟糕的情形,我行前特別訂購了一隻鵝絨睡袋,還帶上羽絨服——已經做好了萬一沒有所謂的道班或沒住宿,如何在沒有帳篷的情況下不被凍死的準備。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當我精疲力竭地爬到K630的時候,當我看到「烏蘭薩德克道班」號誌的時候,我有種國家隊比賽時奏國歌時的激動。但是,激動瞬間被冷卻。這裡不開放,房子是嶄新的,但除了在院子裡打掃的兩名工人,一片死寂。附近倒是有一戶維族人家還有一間小賣部,但住宿也欠奉 。難道我真的要在天山上露宿麼?

謝天謝地,從道班往回走三百米,有一間回民經營的飯莊,可以提供有限的床位——有限是指,比如我今晚要和老闆娘的弟弟睡一個通舖(沒火的大炕)。不管怎麼樣,肯定比淋雨強吧。感恩。

就像前面提到的,我沒料到今天會騎得那麼辛苦。從海拔約720米的獨山子一出城,就能看到連綿的天山和山頂的雪峰。在見到大Boss前,先連續爬坡,翻過一座達板(達板的意思似乎是山頂有雪的山,用在公路上,意思類似內地說的「埡口」),好像叫薩達板,標高約1800米,之後有10公里連續下坡,來到「守望天山」紀念碑,海拔約1300米,之後繼續爬坡,略有起伏,直到大約1900米的住宿點。

聽起來沒什麼嚇人的,當地人經常騎車在這裡練習,聽說也跟玩兒似的。但換一個說法,滇藏線上高山大坡更多,海拔也比天山高,但行程上每天只要翻一座山,上坡下坡,相對海拔提升大概也就1000米。可今天這一段要爬兩個坡,累積爬升差不多1700米。雖然坡度不算太大,但山谷裡可能還會遇上逆風……總之,我已經盡我所能。

至於風光,剛才提到隨著地勢上升會呈現不同地貌,公路多沿著河谷修築,修在半山腰。你往上經常可以看到滑坡、落石和泥石流的痕跡,往下則是下臨無地的河谷。有雄險可觀。只不過此時季節不合,滿目枯黃,似乎欠缺一點生機。

於是生機便從天山上流下來了——天山融雪和山泉匯成一條山澗,淡藍色的溪水,時而潺潺時而澎湃,一路都在耳邊響起。有時河谷溪邊還會有色彩斑斕的小樹林。在這「寸草不生」的地方,熠熠生輝。

萍水相逢。今天路邊休息的時候,我幫一對夫婦搬了塊石頭,人家送了我一大袋紫葡萄和兩片烤馕;後來又有人問我要不要水,我就恬不知恥地接受了——因為這一路上來只遇到過一個補給點,前途也未可知……另外還碰到幾位車友。其中有我昨天就在道上邂逅的,他們今天還幫我一起修了車;還有今天在住處遇到的,我們明天的目的地一致。

最後吐槽一下手機信號,聯通在天山上完敗給移動、電信。手機只能用來拍拍照了。

<是日花費>

  • 飲食:59元
  • 住宿:25元
  • 葡萄乾:15元


相关文章

#南北穿越# D12 Lăng Cô至承天順化 72km 承天順化,亦稱「富春」,今越語稱「化」,原屬中國日南郡象林縣,漢獻帝時占婆人獨立,佔據此地,並以此為漢界。後由越南佔有,自西山朝、阮朝時(約西元18世紀)定為越京,直至1945年保大皇帝遜位,胡志明以...
#新疆時間# D2 石河子市~(克拉瑪依市)獨山子區 106km... 獨山子離克拉瑪依市其實有三百里,中間還被伊犁州的屬地所隔開。作為區,實在是太不團結了,這是名副其實的「飛地」,估計在中國不容易找到第二處吧。 把他們聯繫在一起的可能就是石油。維語稱此地作「瑪依塔克」...
#解導的錫蘭遊# D2 金寺與佛牙精舍 清晨在小小陽台上,可以一邊眺望獅子岩一邊做早操——可望而不可即,這就是我們和獅子岩的距離。 回到丹不拉,重新有錢了,我們便和遊客及本地信徒一起前往金寺朝拜,中午飯後搭巴士南下康提(Kandy),再往...
#左行長白雲# D3 瓦納卡至奧瑪拉馬(Omarama) 118km... 賣家秀裡的新西蘭終於出現了——晴空萬里,朵朵白雲。這邊的老天爺真是喜怒無常。 昨天晚上雨就漸漸停了,半夜帳篷外悉悉索索地響,我還以為是老鼠來偷糧食,原來卻是刺猬來襲營。好像還被我嚇到了,於是像書上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