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時間# D1 烏魯木齊市~石河子市 139km

今天恰逢古爾邦節。

古爾邦節又譯宰牲節,是伊斯蘭世界的重大節日,一如漢族的新年。節日定在伊斯蘭曆法的12月10日,每年不同,有時在冬季,有時在夏季,自有宗教權威機構負責頒布對應的公曆日期。在中國今年的節日就是今天。此節是為了紀念先知易卜拉辛的虔誠及真主的仁慈。真主讓易卜拉辛以其90歲所生的獨子來獻祭,先知照辦無疑,兒子也極盡所能來配合,最後時刻——你一定猜到了——滿意考驗結果的真主讓天使送來一頭黑羊,替代了易卜拉辛之子。皆大歡喜。所以,穆斯林會在今天宰殺牲畜(羊、牛或、駱駝或雞,取決於經濟能力),並把肉分三份,一份給自己,一份贈鄰里親朋,一份贈窮人。只贈不賣。這就是為什麼昨天我在烏魯木齊市內看到那麼多羊。

邂逅如此大節,我還憧憬著一路能遇到有意思的場景,比如有人送我一份肉什麼的。結果撲了空。一路上只見到一間清真寺,好像還沒開放。和宰牲節有關聯的,則只是在回族自治縣地界見到一個大牲畜市場,成群的回民排長隊進去買羊——排長隊是因為安檢(囧);以及一路頻繁遇到運牛羊的車——裝幾十頭牲畜的大車,或三五只的三輪摩托,甚至驢車。

很多人說北疆是漢人的世界。從數據上,雖不中,亦不遠。85%左右的維族都生活在塔里木盆地四緣——從喀什到哈密——也就是南疆;我今天的觀感也大抵支持這說法。不光數量,這裡的生活方式也與內地看齊。從大城市到縣城,無論好的部分壞的部分,你基本都能從內地城鎮裡找到影子,甚至連招牌號誌上的語言也不足以體現它的地理特性。維文多是如「裝飾」般不起眼地存在著——如果存在的話。

如果把一個醉漢從內地投放到這裡,他醒來肯定找不著北,但多半不會發現自己在新疆。

不過,這種相似是否能反證新疆與內地的融合一統?如果有人傻傻分不清上海和曼哈頓,聞者多半還會竊喜吧。那區別是什麼?這問題絕無簡單的答案。我姑妄言之,您姑妄聽之,區別之一或就是法租界與黃埔區的區別吧。

這一程,海拔從烏市的約810米落至石城的約440米,還沾了一點順風的光,所以一路還算順利。風景的話,沿途皆有連綿的天山在左側遙遙相望,右側則是一馬平川的乾黃的準格爾盆地,還有大片大片的莊稼。配合澄藍的天色(有意思的是,天地相接的地方,天是黃中帶紅的顏色)以及秋天樹葉的多姿多彩,偶爾也能讓眼前一亮。

不好的地方在於補給點太少。依之前經驗,在國內大多數地方,比較緊密的鄉鎮甚至村子裡都能提供補給,甚至住宿,但這經驗在新疆可能要修改成:鎮以上才會有比較齊全的補給和住宿,鄉村能不能有吃的都得靠運氣。

目的地石河子是解放軍在新疆開闢的第一個屯墾區(時為1950年,而新疆解放是在55年),也一度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總部所在。這是目前為止我在新疆見到的最整潔的地方,即使比江浙的一些地方也不遑多讓。在石河子東邊,與石城隔河相望的瑪納斯縣也很有名,曾產玉,據說與和田齊名,現在則是天山北麓葡萄和葡萄酒的重要產區。

總之,在漢人居多的地方,我的古爾邦節幻想怕是要破滅了。

<是日花費>

  • 餐飲:85元
  • 住宿:138元

相关文章

「穿滇入藏」D7 飛來寺至鹽井鎮 99km 這是出發以來最輕鬆的一天。沿途大致海拔變化是這樣的:從飛來寺3300米下降到瀾滄江2100米,然後一直沿河谷起伏前進,直到進入西藏地界開始緩上坡至鹽井2600米。 因為避雨和霧,當我十二點半才出發時...
「臺灣周遊記」 D1 臺北至坪林 39公里 早上把已經裝箱的單車運到機場又費了好一番功夫,托運倒是極其簡單。 航班略微晚點,大約十一點,飛機衝破層層迷霧降落在臺北松山機場。好消息是這裡沒有下雨,天氣多雲間晴。 選擇松山是因為根據上次...
#左行長白雲# D4 奧瑪拉馬至推柔(Twizel) 53km... 好消息是我似乎痊癒了,而壞消息是天氣又糟糕了。 雨從下午一直下到現在,而且勢頭越來越大,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還沒有起風。我此刻正躺在帳篷裡,為這年邁的帳篷能不能撐過今晚而憂心忡忡,同時又滿心憧憬明天終於...
#青隴行# D4 尖扎縣至雄先鄉 74km D4完成。因為住宿點的限制,在扎哈公路上唯一的“大型”鄉住下。 今天的主題就是簡單粗暴的爬坡,海拔變化大致是從尖扎2000米連續爬坡,直至進入扎哈公路後,在里程的約49k和60k處分別翻越兩座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