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行# D3 南平市(延平區)至南平市(建陽區) 114km

從一個城市的一個區到另一個區,竟然走了兩百里,中間還經過了一座縣級市——建甌。這事挺有意思的吧?讓我來班門弄斧地跟各位講講。

延平、建陽撤市建區,將南平市政府的治所從延平遷至建陽,只不過是去年5月的事。一個原因是為建立所謂「武夷新區」——聯合建陽與武夷山市的區域優勢。事實上,現在南平市政府仍在延平,這次搬遷預計要持續5到10年(恐怕不止~)。

從武夷山到南平(延平)之間的地區在歷史上向來重要,是兵家必爭之地。因為交通原因,北方各政權(包括吳越)多是通過江西進入福建,翻過武夷山即可水路直達福州甚至出海。

這一地區最早進入中國歷史是在周顯王時,第一次正式進入行政區劃是在東漢。它們之間的行政所屬時有變化,也有互相獨立的時候,但在更長時間裡,建甌才是本地區的中心。舉個例子,「」得名在唐,取自福州、建州名,建州即今建甌。到1949年,中蘇友好,打算在建溪建水壩,於是把行政中心分散遷至延平與建陽,但是,不久中蘇交惡,這事就黃了,建甌就被坑了,再也恢復不來。

說回建陽本身,作為將來(現在~)南平市的行政中心,也是閩北地區的政治經濟中心,此地也曾是文教興盛的地方,尤其在宋朝。朱熹是這裡的標誌性人物(孔子之後,儒學承前啟後的一大人物也。),雖生於今延平的尤溪,但曾活動於建陽、武夷山一帶,在建陽建有寒泉精舍、考亭書院等講學會友,聲達九州。宋代建州窯還出過黑瓷,稱「建盞」或「天目瓷」,列為宋代八大名瓷。(或許這也是建甌得名的原因吧~)。可惜現存屈指可數的幾件實物懸於海外的扶桑。

從福州到這裡,這趟旅程似乎是逆著時間之河,回溯了中華文化由贛入閩南傳的道路。

書歸正傳。今天的海拔從100米線起伏但緩慢地上升到150米線,沿途沒有能稱為山的坡。

閩江自從福州的門戶南平(延平)還原為西來的富屯溪和東來的建溪後,幾經還原,北至建陽時又成為北來的崇陽溪和西來的麻陽溪。

比起昨天見到的閩江,沿途的水質變差,流量變小,尤其在延平市區為甚——河水一派不健康的黃色,也幾乎沒有了流動,城北幾公里上游還有一間紙廠(在城市和水源的上游建這樣污染的工廠真的好麽?);到了建陽則河水的狀況稍好。同源的一條河,昨日今天反差之大很讓人意外,一方面仍然是對人類破壞環境不珍惜自然的現狀的無奈,另一方面也讓人對大自然的納污淨化能力敬佩不已。可惜被濫用了。

如果一切正常,明天中午就到武夷山市了。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青隴行# D7 青海湖漁場至黑馬河鄉 83km 自然力再次發威,今天的主角是兩場突發的暴雨。不過在談天氣之前我們先來看看海拔變化——很簡單,今天基本上都在3200米等高線上小起伏前進,甚至可以說是一馬平川。 又平又直的路跑久了,就好像在華北平原的...
#甌烏小行# D1 溫州市至黃南鄉 96km 谷歌相冊說,最近兩三年,清明節假期都來了溫州騎車。 雖是季春時節,還是仲春的天氣。一頭扎進山裡,鶯飛草長,雜花生樹倒是如假包換,充滿生氣;因為水,則更見靈性。 甌江北渡,從永嘉溯楠溪江迤邐...
「臺灣週遊記」 D2 坪林至南澳 95公里 以前我以為蘇花公路是一段荒無人烟的公路,更不知這路上存在著南澳鄉這麼一個地方,誰想這便是我今晚的落腳處。 南澳或許(曾?)是泰雅族的聚居區,因為看到一間「泰雅文化館」以及泰雅傳統技藝什麼中心,可...
#南北穿越# D7 求江至Bình Dương 108公里 今天晚餐飲終於吃到了粉與米飯之外的食物——羊肉砂鍋煲!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我其實也不知道端上來的會是啥,結果卻很美好。羊肉很鮮,關鍵是肉好多好多,吃了很久很久才吃完。(話外音:要是再有一瓶老乾媽油辣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