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行# D1 福州市至閩清縣 64km

第一次來福州大約是初中時候——經過30多個小時在火車上或站或蹲的煎熬。從那以後,這座城在我的印象中就是這樣幾個詞:悠閒、安靜、好多大樹。

如果具象一點的話,記憶猶新的是滿街的魚丸鋪、左海公園的「鬼屋」,還有外婆用10塊錢鉅款給我買的一套張友松譯的《馬克吐溫小說全集》(非常可惜,已經散佚)。

可是,所有這些散亂模糊的記憶拼圖,對著眼前的這座城市,竟然一片也拼不回去了。

但至少,這次終於親眼見到了覬覦已久的華林寺大殿。

三坊七巷熙熙攘攘,真正的國寶卻無人問津,冷冷清清地偏安一隅。也好。福州華林寺大殿,是長江以南中國現存唯一的宋代大型木構建築。按梁思成先生的說法,宋代的木構和現在常見的清代的建築在行制上不同,對我這外行而言,尤其明顯的就是屋頂的坡度了。總體而言,我覺得宋代的建築更大氣一些。(PS. 門票只要貳圓正。)

之前讀梁思成先生的《中國建築史》時,對於那些陌生、抽象的概念,和模糊的手工圖紙,常不得其解。那時采發現,上海竟然沒有幾座保留下來的斗拱大木作可資感性的參考(當然,也可能是我孤陋寡聞了)。這裏有這樣的寶貝,可惜無人問津,而且保護并不給力。不知她還能站在那裏多久,等到對的人。

從福州到閩清的路基本上一直溯閩江而上(直到南平皆如此),海拔在40米線上起伏前進,最大的兩個坡分別是海拔100和170米(雖然不高,100米的坡在城北邊的軍區附近,卻好似給我打了一頓殺威棒。距離不長但上下坡都極陡,下坡幾乎剎不死,讓人膽顫心驚。)

曾看過一份讓人感到意外的數據,閩江的多年平均流量和徑流量竟比黃河還大。沿著這麼一天藍綠色的大河,伴著兩岸青山,和颱風過後漸漸返藍的天色,這就是乏善可陳又讓人愉快的第一天。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南北穿越# D11 會安至Lăng Cô 80km 原計劃今天會在峴港停留。峴港是所謂國家地理評選的「人生50處必去之地」,還稱峴港海灘為世界六大海灘之一,並稱峴港的海岸線是前多少多少最美的海岸線,云云。也不知道是國人編造,或要是真的是怎麼選的,但經過...
「只是向西」Tawa Pualo Tawa Pualo是一種食物的名字,雖然它非常好吃,堪稱這幾天我在印度吃到的最可口的美味,但當我用她作為今天的關鍵詞的時候,你應該可以想象今天是多麼無奇的一天。 今早唯一值得記述的事情是早上去銀行...
「只是向西」Neptune Nuptune是我住的那間「古典」的旅館的名字,用它作標題,用以彰顯我今天的無所事事,或者說,閑適。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喜歡這間很滄桑又簡樸的旅館。很高的屋頂掛著實用的吊扇,空蕩的房間正中並列擺著兩...
「只是向西」Deepak Deepak是昨晚最後一程火車上認識的小夥子的名字。 把他的名字作為今天的關鍵詞,是因為若非有他,我的Ahmedabad之行不一定就糟糕,但肯定不會現在這麽令人難忘。他的出現,幫助我昨天絕望沮喪到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