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穿越# D10 美山與會安 0km

今天參加了去美山(Mỹ Són)占婆廟遺址的觀光團。路上惡補了占婆的歷史,爭取短時間內學點皮毛。讀了維基發現古代中南半島上各民族興衰王國更替挺複雜,尤其疆界變化。占婆,中國古籍也稱占城、占波、林扈等,在東漢時從中國分裂出而建國,後曾與扶南、真臘、越南等互有攻伐,甚至與中國也是時而來表朝貢時而兵戎相見。占婆曾沾光海上絲綢之路,強盛時把真臘打得找不到北,吳哥被棄,正因為被他打怕了;占婆軍隊也曾三陷越南之都;從中國也搶到了地盤……但後來只不過成為越南下屬的一個土司,直至滅亡。

也因為接觸較多,信奉婆羅門教的占婆與周邊民族的文化交流頻繁,占婆在美山修建的廟與吳哥窟就很像,而從美山的建築和雕塑中可看出,其若干細節留有印度老撾泰國越南等不同風格的印跡。

反過來說,在宗教文化印度化如此普遍的東南亞,越南一直能保持其中華文化屬性,也殊難得。

法國人最初發現遺跡時,美山原有70多座廟。當然,法國人以其慣常的挖面砍頭手法,把很多雕像運往盧浮宮,美山受到了很大破壞,比如現在多數雕像都沒有臉。接著美山的建築在越戰中被美軍炸毀近2/3。所以,現在基本上看到的多是廢墟。關於法國人和美國人的醜行,是我們有趣的越南導遊特意強調的。

值得一提的是,美山占婆廟最早修建在公元500年左右,其造磚與砌牆技術高超,不用水泥,嚴絲合縫,屹立千年不壞;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35年前用現代磚瓦水泥翻修(當然,看起來越南找的泥瓦工水平也夠嗆~)的已經長滿青苔,有若干損壞,估計是無法支撐到下一個千年的。當時的這些工藝已經失傳,成為謎一樣的存在。

返程時,從秋盆河稍微上游地方順流回會安。河面寬闊無比,水天一色,真恨自己荒廢了這大塊而做不出文章。

這河寬廣豐沛雖然好看,其實也暗藏危機,兩年前十月,河水氾濫,會安水位線估計比現在高出快兩米,全城被淹。不過最近一年似乎沒有發過洪水,算是幸運。

順道還去會安對面的洲上參觀了一些手工作坊,很多都與我們的差不多,印象較深的是一種貝殼雕畫,如果沒記錯,工藝大體是先把大塊大塊的貝殼或蚌殼鋸成形,再雕刻打磨,最後再鑲嵌到木頭裡,再上色之類。成品是貝畫裝飾的木門、樑、櫞之類。

三點半左右回到古城,再細細把白天的會安逛了一周,直到華燈初上。

雖然這裡並不太像我的風格,但我還真是挺喜歡這座喧囂的小城。

觀光客的一天,就這樣愉快地結束了。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穿滇入藏」D12 左貢至邦達鎮 105km 這是出發以來最輕鬆的一天,沒有之一。 今天的行程和海拔變化大概是八點二十從左貢3800米出發,一路經過或疾或徐的起伏,下午四點二十左右到達邦達鎮4100米(又住在4000米以上了,已經完全無感了...
「只是向西」Beaches 西諺似乎有一句話叫「A day at the beach」,表示很舒適悠閒木有壓力。雖然我今天在海灘之間流竄,但我表示沒有那麽悠閒。 今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盤算我今天該幹些什麼,好不讓這一天被浪費掉。...
「琼州环海记」D6 三亚 0KM 之前在看台湾人在大陆骑行的所见所闻时,我就有一个疑问,在中国,这样辛苦的踩单车到底有没有价值?这是一个非常主观的问题,价值完全因人而异,而从一个外来人的视角中,看不到太多风景、看不到悠久的历史、甚至也...
香港过路 其实是到香港去出差,但时间太短,只能算过路吧。 19 日晚上从广州直接到九龙的红磡(Hong Hom)车站,元宵节晚上原路返回。 初来乍到,我下了火车出关挺快,但找酒店却花了很多时间。后来证明步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