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17 巴卡至魯朗鎮 136km

What a long day! 騎車騎到月亮都升起來了。

今天大致行程與海拔是:早晨九點從巴卡2600米出發,經過或緩或急的起伏,通過通麥到東久鄉2600米,再緩爬坡,晚上九點四十至魯朗鎮3400米。

當今早起來看到那如夢如幻的美景,不禁暗自慶幸昨晚放棄縣城而住在河邊的古鄉巴卡村是個明智的決定。

在這植被極大豐富的地區,經過一夜雨水的滋潤,原本到了古鄉變得有點溫順的江水重新變得狂野;水汽蒸騰,濃霧漸漸籠罩江面與山林,你會發現什麼都消失了;在林梢間,你還會看到非常奇幻的景象——山在天上!

今天一路都在森林中穿行,而且常常是原始森林,隨著高度的變化,山腳和山頂的植被並不相同,多樣性極為豐富。

沿途幾乎一直可以聽到隆隆的江水聲,但不常看到她,當她出現時,時而狂躁,時而安詳,讓人琢磨不透。

在離通麥大橋大約12km的地方,有約5km的稀泥路。我還以為這就是傳說中的爛路,原來卻只是開胃菜,主菜從通麥大橋才開始。所謂的通麥「天險」和爛路是這樣的:如果是乾燥路面,路基被壓得很實,雖然有坑,但沒有小石頭,不算太難過;泥濘時又不同,打滑、下陷還到處濺泥漿。幸得今天晴天,也有約1/4強是泥路。

對於騎車者有一處確實危險:這段路的上下坡都極陡。上坡倒無妨,加把勁就上去了,但若下這陡坡,加上泥路,再考慮汽車,則需萬分小心!

過了通麥大橋,才騎七八公里就遇到一處剛剛緩慢單向疏通的堵車點,從那裡開始只能見縫插針地推車(這是這一路上第一次推車,想必也是最後一次),推出差不多四公里才不見了首位相接的汽車長龍~據說汽車早上九點就堵上了,直到下午五點我通過全部爛路區,才陸續有車從我後方來。

爛路從通麥大橋開始,過了排龍仍然爛下去,總計差不多25km的爛路~總的來說,這段路叫爛路是恰如其分,但稱天險則言過其實了。

快六點半到東久,之後決定繼續前進至魯朗。旅行中的每一個決定都像賭博,昨晚賭對了,這次則不知道結果到底如何,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個決定,或許有一段夜騎也會讓這行程更「圓滿」些吧~

天快黑的時候,我有不少擔心:這裡的原始森林這樣茂密,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動物出現,但當我偶爾看到牛、馬,狗、豬們悠閒地在路邊晚餐或散步,我就不那麼擔心了~

夜幕四合,當需要開電筒的時候,我已經走出森林來到一片曠野,至少不再有「兇猛動物」的威脅(說到這裏,不少人現在提倡「回歸自然」,可自然除了香花也有毒草,除了大熊貓還有各種毛毛蟲、蚊子蒼蠅小飛蟲⋯自然愛好者們是否都照單全收呢?)

有一段時間我感覺已經騎到了萬籟寂靜,陪伴我的只有月亮、雲影以及山形,當時除了一點點擔心(擔心洗澡洗衣吃飯寫遊記⋯事太多做不完~),其實我還挺享受這種感覺的——又是無法言喻的感覺~

終於,充滿不確定性以及被誇大的通麥已經成為回憶,之後的路途可以恢復到「慢」節奏了~

晚安,疲勞的今天。早晨,未知的明天。

[是日花費]
住宿:25
餐飲:72

相关文章

「穿滇入藏」D16 然烏至古鄉巴卡村 157km...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出發16天了,除了在大理玩耍兩天,以及芒康、然烏各休整一天,也已經騎車12天了,路程也差不多有半了~ 因為回程時間已經確定,我一下子緊張起來,生怕不夠騎到日喀則,於是緊急啟動了暴走...
「臺灣周遊記」 D11 苗栗至臺北 120公里... 晚上九點多抵達臺北,進駐上次來住過的旅社。就這樣,臺灣環島完成了。 按理說,我應該會有小興奮,但很可惜,這點喜悅被持續發酵的工作疏失事件沖淡到無影無形了。我的感覺只是,「完成了」。 早晨起來看郵件...
「琼州环海记」D8 兴隆至龙滚 62KM 我此刻正在龙滚镇华侨医院里打点滴,已经不大记得白天的事情了。昨晚可能吃了不新鲜的肉,早上起来肚子就感觉难受,而且这难受的感觉持续了一整天,直到现在。 早晨九点半左右才出发,继续向北开伐。从出发不久开始...
「只是向西」Bombay 迷茫的一天又從12點開始。 我走出旅館時天氣大熱,雖然唯一知道的只是向南走,但心情輕松,因為今天至少不會在日落後還在為去哪裡睡覺而憂愁了。 這乏善可陳的一天如果用關鍵詞來描述,可以簡單寫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