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8 鹽井至芒康縣 107km

早上八點四十從鹽井出發,下午七點到芒康。今天的大致海拔變化是鹽井2600米開始翻越紅拉山埡口4300米,然後降至3300米後起伏緩上至芒康3800米。

光看數據,這天和之前翻越白馬雪山的情況差不多——實際上今天爬坡距離還略短,只是路況要差得多——我依舊是後發先至的爬坡者,看起來一切都很平淡。可是下坡後離芒康還有四十多公里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改變了所有的節奏。

只有雨衣,很失策地沒帶雨褲,而且手套鞋子也不防水,結果就是除了上半身全都泡在雨水中,到後來就冷得手腳快沒知覺。一路的場景也很配合,連一個避雨的屋簷都沒有,地上還滿是泥漿,怎一個狼狽了得~

這最後四十多公里我是在淒風冷雨中拼了命向前奔,真個是「急急如喪家之犬,忙忙似漏網之魚」,因為既然被淋溼,若要還到不了目的地那豈不是太冤枉!有意思的是,跟昨天一樣,我奔到芒康時雨就停了⋯這就是旅行者的命運吧,有吃肉的時候,也有挨打的時候。  今天輪到我挨打。

其實在下雨之前一切都還好,今天從鹽井出來,直到翻過這線路上西藏的第一座海拔4000米級別的大山,沿途經過風景壯麗的峽谷,還遠遠地看到了瀾滄江邊的鹽田(只是我很好奇,江水是淡水,怎麼鹵得出鹽,而且兩岸的出產還不同,難道是土壤的緣故?),也去參觀了上鹽井村天主教堂。它是西藏地區唯一的一座天主堂,19世紀60年代法國傳教士以治病為肇端開始傳教,後籌建此堂。教堂從建築到神職人員服裝完全藏化了,據說還藏有唯一的一部藏語版《聖經》。不過在藏傳佛教強盛的地方,你可以想像其生存的艱難,數任神父被殺,曾被關閉改教⋯反正它現在留下了了,成了唯一。

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在爬紅拉山時,一輛昆明車牌(?抱歉記不清了)的私家車在我旁邊減速,車裏的人給我加油鼓勁,還問我要不要水~一路山也還有其他的藏族人以及小朋友給我加油、遠遠跟我招手~他們所加的油在我很累的時候都轉化成了動力。謝謝他們。

迄今我已經離開雲南進入西藏,已經翻過兩座海拔4000米級別的山,現在214國道與318國道已經相交,再往前就併入著名的川藏公路了。但今天下午的雨水太傷元氣,而且似乎它明天也沒有打烊的意思,或許,我明天會留在這座曾經叫「寧靜縣」的熙攘嘈雜的縣城,來一次真正的休整。

[是日花費]
住宿:30
餐飲:65

相关文章

「琼州环海记」D5 黄流至三亚 90KM 在国道边的市镇很吵,我临街的房间更是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极具穿透力的大货车的喇叭声,连我这个头沾枕头就睡着的人都有点受不住了。害我晚上做很多梦,都像是大拖板车出了事故,在马路上横扫过去那种惨事… 今天...
「只是向西」Parma & Zoya 謝天謝地,我的日誌終於趕上了我的實際行程。 到了今天,我是真的黔驢技窮,或是倦怠了,完全想不出該幹什麼才好了。好像一場三比零的足球賽進入了下半場的傷停補時。 早上起來補完了前兩天的日誌,想...
#解導的錫蘭遊# D1 耶誕巡遊 血液裡流淌著「突發奇想」遺傳基因的解導帶雙親來到了斯里蘭卡。 這地方很早就進入中國人的視野——無論是已程不、獅子國、僧伽羅,還是錫蘭。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錫蘭從紀元前三世紀就成為佛教國家,幾位大德高僧...
#解導的錫蘭遊# D7 新年快樂 你好,2016! 因為科倫坡與北京兩個半小時的時差,我此時此刻仍在印度洋之濱,等待著新一年的來臨。和我一起等待倒數的還有熱火朝天的現場跨年演唱會,還有手舞足蹈的觀眾。 這一定是我最近五年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