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7 飛來寺至鹽井鎮 99km

這是出發以來最輕鬆的一天。沿途大致海拔變化是這樣的:從飛來寺3300米下降到瀾滄江2100米,然後一直沿河谷起伏前進,直到進入西藏地界開始緩上坡至鹽井2600米。

因為避雨和霧,當我十二點半才出發時,還稍稍有點擔心,但除了峽谷中遇到兩場不大的雨,一切都很順利,在七點前輕鬆地到達了鹽井。

其實本來有留在飛來寺休整一天的想法,而從昨晚到今早下個不停的雨也助長了這種想法。很晚才慢騰騰地起床,把式都耍完了才十點多,換句話說,有點無所事事。好在十點多的時候,雨漸漸停了,太陽出來了。

其實也不算真正停雨,只不過是雨雲中的一個縫隙。梅里雪山仍然隱於雲海,但陽光穿過縫隙照射到山腰的小村莊,雲就像分成千軍萬馬要從雪山上衝下來~很幸運我在那個短暫的縫隙見到難以用語言描述的奇幻圖景。

無聊地等到十二點半,估摸著山路上的水被吹乾霧被吹散,便出發。一路是將近三十公里的下坡,直到紅星橋,便到了瀾滄江邊。山上到江邊,儼然是從冬天到夏天的距離。

瀾滄江如同金沙江一樣渾黃,山谷也一樣荒蕪,但公路離江水更近,人更能感覺到自然奔騰不息的力量。河谷散落了一些村莊,他們有一些共同的典型特徵——村落建在山腰;依靠人力開闢了很多綠色樹木和莊稼;背後一定有座植被豐富的高山,以提供水源;腳下則是不捨晝夜的瀾滄江。每每在荒蕪的峽谷看到那麼一個綠色的村落,總是很受震動,「生命力」一定比「美」更適合用在這種情形。只是有一點我一路都沒想明白,既然高山處有森林,低處的村落也證明草木可成活,可為甚麼偏偏兩者之間寸草不生呢?

西藏與雲南在隔界河劃清界線,可那裡除了一個歡迎進入昌都公路範圍之類的牌子外並沒有什麼激動人心的界碑(也可能是我錯過了)。其實也是,一條人為的界,無論從哪個方向跨越,並不會產生什麼神蹟,也許嚷著到西藏去追求什麼什麼的,也可以試試在別的地方先找找看?

進入西藏界後便是十公里緩上坡,荒蕪的無止境的紅色的上坡,之前還能用來打破死寂的那些富有生命力的村莊不再有,原先隆隆的瀾滄江也因為落在我腳下越來越低的地方而失去了聲音,只有我還有從天而降的小雨在這片無邊無際的休止中單調地運動。我當時有一種強烈的時空停止的感覺。

進入鹽井要登記身分證,這是西藏的第一個檢查站,以後想必還會遇到很多很多。剛在鹽井安頓下來,伴隨我半路的雨停止了,藍天和太陽重新露面,真不知道這是捉弄我還是歡迎我。

總之,西藏到了。

[是日花費]
住宿:20
餐飲:66

相关文章

#南北穿越# D3 Di Linh至大叻 75km 今天基本按照計劃,午飯後到達本次旅程的第一個觀光地點「大叻」,但這一路並不如這數字看起來那麼輕鬆。騎了大概五個小時吧,一出門便遭遇逆風,從前進方向北面和東北面強勁地吹;道路鋪裝質量較之前陡然下降,之前...
#武夷行# D1 福州市至閩清縣 64km 第一次來福州大約是初中時候——經過30多個小時在火車上或站或蹲的煎熬。從那以後,這座城在我的印象中就是這樣幾個詞:悠閒、安靜、好多大樹。 如果具象一點的話,記憶猶新的是滿街的魚丸鋪、左海公園的「...
#南北穿越# D6 Đại Lãnh至求江 89km 繼續北上路線上,村莊的分佈似乎更加密集,可能正因此有更多的人跟我打招呼,小盆友尤盛,一時我頻頻揮手回禮如閱兵。 更有一鄉村洗剪吹店的老闆,熱情地請我停下,到他店裡歇腳,喝杯水。盛情難卻。雖然我們語言...
#解導的錫蘭遊# D2 金寺與佛牙精舍 清晨在小小陽台上,可以一邊眺望獅子岩一邊做早操——可望而不可即,這就是我們和獅子岩的距離。 回到丹不拉,重新有錢了,我們便和遊客及本地信徒一起前往金寺朝拜,中午飯後搭巴士南下康提(Kandy),再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