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7 飛來寺至鹽井鎮 99km

這是出發以來最輕鬆的一天。沿途大致海拔變化是這樣的:從飛來寺3300米下降到瀾滄江2100米,然後一直沿河谷起伏前進,直到進入西藏地界開始緩上坡至鹽井2600米。

因為避雨和霧,當我十二點半才出發時,我還稍稍有點擔心,但除了峽谷中遇到兩場不大的雨,一切都很順利,在七點前輕鬆地到達了鹽井。

其實本來有留在飛來寺休整一天的想法,而從昨晚到今早下個不停的雨也助長了這種想法。很晚才慢騰騰地起床,把式都耍完了才十點多,換句話說,有點無所事事。好在十點多的時候,雨漸漸停了,太陽出來了。

其實也不算真正停雨,只不過是雨雲中的一個縫隙。梅里雪山仍然隱於雲海,但陽光穿過縫隙照射到山腰的小村莊,雲就像分成千軍萬馬要從雪山山衝下來~很幸運我在那個短暫的縫隙見到難以用語言描述的奇幻圖景。

無聊地等到十二點半,估摸著山路上的水被吹乾霧被吹散,便出發。一路是將近三十公里的下坡,直到紅星橋,便到了瀾滄江邊。山上到江邊,儼然是從冬天到夏天的距離。

瀾滄江如同金沙江一樣渾黃,山谷也一樣荒蕪,但公路離江水更近,人更能感覺到自然奔騰不息的力量。河谷散落了一些村莊,他們有一些共同的典型特徵:村落建在山腰;依靠人力開闢了很多綠色樹木和莊稼;背後一定有座植被豐富的高山,以提供水源;腳下則是不捨晝夜的瀾滄江。每每在荒蕪的峽谷看到那麼一個綠色的村落,總是很受震動,「生命力」一定比「美」更適合用在這種情形。只是有一點我一路都沒想明白,既然高山處有森林,村落也證明草木可成活,可為甚麼偏偏兩者之間寸草不生呢?

西藏與雲南在隔界河劃清界線,可那裡除了一個歡迎進入昌都公路範圍之類的牌子外並沒有什麼激動人心的界碑(也可能是我錯過了)。其實也是,一條人為的界,無論從哪個方向跨越,並不會產生什麼神蹟,也許嚷著到西藏去追求什麼什麼的,也可以試試在別的地方先找找看?

進入西藏界後便是十公里緩上坡,荒蕪的無止境的紅色的上坡,之前還能用來打破死寂的那些富有生命力的村莊不再有,原先隆隆的瀾滄江也因為落在我腳下越來越低的地方而失去了聲音,只有我還有從天而降的小雨在這片無邊無際的休止中單調地運動。我當時有一種強烈的時空停止的感覺。

進入鹽井要登記身分證,這是西藏的第一個檢查站,以後想必還會遇到很多很多。剛在鹽井安頓下來,伴隨我半路的雨停止了,藍天和太陽重新路面,真不知道這是捉弄我還是歡迎我。

總之,西藏到了。

[是日花費]
住宿:20
餐飲:66

相关文章

「臺灣週遊記」 D10 鹿港至苗栗 90公里 因為自己工作的疏失,這兩天興致大減,今日尤甚。多虧得到同事鼎力襄助,事件應該很快可以結束,但真是很讓人沮喪,因為明明早就完成的工作,但我竟然忘記了截止期,沒有在休假前把一些數據複製粘貼出來發送給瑞典人...
#南北穿越# D5芽莊至Đại Lãnh 86km 小小的芽莊已經被中老年蘇俄佔領,吵吵鬧鬧,連商店招牌也很多俄文,專門做外國遊客生意,物價較高;她的海灘對於一個即將沿越南海岸線前進的人而言也不夠有吸引力,於是今天繼續北上。 似乎這個決定也不錯,因為...
#青隴行# 從臨夏開始 臨夏,古時候叫枹罕,也叫河州,地處青藏高原與黃土高原交會處,是古代絲綢之路、茶馬古道和唐蕃古道上的重鎮。 這一點從她現在的環境就可以看出來,在城西北不及百里,是聞名遐邇的炳靈寺佛教石窟;南走不遠便入...
#新疆時間# D6 養蜂場~尼勒克縣 97km 去伊犁有兩條道。從養蜂場往南越過阿吾拉勒山(天山山脈的另一支),去與鞏乃斯河(伊犁河的另一條主要支流)會面,再順流而西到達伊犁;或繼續沿喀什河西行,直抵伊犁。 一直到岔道口都沒有拿定主意,最後憑直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