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2 大理 16km

這是觀光客的一天。原計劃兩天的還洱海一日就「完成」,乾脆就再偷得浮生一日閑,放開來耍。

因為TX的旅館請了人來打掃,所以倒也沒有懶覺可以睡(快兩個月沒睡過懶覺了Orz)。起來先把單車的剎車和變速器仔細檢修了一下,為後面的翻山越嶺做準備。變速器撥弄了幾番,撥器的位置似乎總差那麼一點,我已經投降,想去古城找家車行幫手,甫出門卻發現原來我修好了~於是將計就計騎車去參觀大理古城。

對於一個至少有四千年信史的國家,「古城」「古鎮」本該是九州之內所在皆有,沒什麼稀罕,可實際情況是隨便一個古什麼都稀罕得很,總能吸引很多投機或投資者以及遊客。我經常會想,若干世代後,我們雷同的商業化不知道會不會給後人識別文化研究歷史時帶來些許困擾?疑惑這就是我們這世代顯著的文化特徵了?

必須提一句,古城內有座天主堂,1927年一位法國傳教士倡建。建築是白族風格,其實就是漢式木建築,但結合和教堂的形制,細節很精美,還繪有中國掌故(比如「青雲直上」),典型體現了天主教的本地化過程與方式。更重要的是建築保存較好,絕對值得玩賞一番。

出了大理古城,便去縱橫阡陌,去拜訪了無公害蔬菜之村、回民村,乘蔭於大榕樹下,或跑到海邊看當地人釣魚、戲水,聽濤觀雲⋯⋯真正的悠閒生活。

回到住處,從陽台上西眺,是蒼翠延綿的蒼山。山沒有頂,因為總被稠雲遮蓋。下午時分,陽光透過山頂濃密雲層的縫隙,筆直地斜射下若干道光芒,似乎要丈量天地的高度。當光芒投射到依山而建的白色村莊,以及正裊裊升起煙霧時,你不會懷疑他們正接受神的臨幸。

近處則是幾乎可以充滿視野的大片綠油油的稻田。(還記得我說過大理的色彩似乎都被大自然調高了飽和度麼,尤其是稻田的綠色,醉人~)風起時,稻浪翻滾,在陽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成群結隊的不知名的小鳥兒則掠著這片綠海上下翻飛。拍拍手,你或許還能驚起三五隻白鷺飛上青天。

如果你要問我大理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什麼?答案肯定不是古城不是三塔不是雙廊挖色,我的答案是雲。這裡的雲的美法是不同的:洱海邊總是雲淡風輕,上空的雲也是很輕巧散落著,隨著和著風變化多姿伴著陽光變幻色彩;而蒼山頂上的雲總是濃密的團結的,氣勢磅礡,大多數時候似乎陰著臉,只在日出日落之際會現出微醺的紅色。難怪要叫彩雲之南吶。

有蒼山的大理是美好的,洱海的存在則讓山更有靈性。山水相互作用,才有了濃淡相宜變化多姿的雲彩。

觀光結束,今天所飽嘗的美景與美食還有情誼,應該為我明天開始的騎行提供不少能量吧。又要上路了。

[是日消費]
餐飲:10

相关文章

#左行長白雲# D4 奧瑪拉馬至推柔(Twizel) 53km... 好消息是我似乎痊癒了,而壞消息是天氣又糟糕了。 雨從下午一直下到現在,而且勢頭越來越大,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還沒有起風。我此刻正躺在帳篷裡,為這年邁的帳篷能不能撐過今晚而憂心忡忡,同時又滿心憧憬明天終於...
「只是向西」Deepak Deepak是昨晚最後一程火車上認識的小夥子的名字。 把他的名字作為今天的關鍵詞,是因為若非有他,我的Ahmedabad之行不一定就糟糕,但肯定不會現在這麽令人難忘。他的出現,幫助我昨天絕望沮喪到極...
「只是向西」Neptune Nuptune是我住的那間「古典」的旅館的名字,用它作標題,用以彰顯我今天的無所事事,或者說,閑適。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喜歡這間很滄桑又簡樸的旅館。很高的屋頂掛著實用的吊扇,空蕩的房間正中並列擺著兩...
「穿滇入藏」D5 小中甸至書松村 138km 今天的大致海拔是變化是這樣的:從小中甸3300米出發緩降至納帕海再爬兩座山降到尼西3200米,陡降至金沙江峽谷再緩降至奔子欄1900米,然後一直爬坡到書松村2800米。據說納帕海翻過第一座山後有個岔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