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關於「民主」

一健康的民主社會(或任何社會)必以紀律爲基礎,無論是法律或道德律。作爲其社會成員,即便你認爲規則不妥,也不能自設「規則」隨意行事。

民主社會或還需要多數人民具有一定的智識水平,并抱有共同的、固定的價值觀。其價值觀中一重要部分必爲「不可汲汲營營僅為私利謀」。

以此關照今日社會,百年前清人所謂「民智未開」的看法仍可成立(至於社會組織結構之缺失與不匹配暫且勿論)。民主雖大勢所趨,但苦於接收無主。縱使明早「民主」驟然降臨中國,則無非是少數「公知」與多數「腦殘粉」的短暫狂歡。之後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今批評既盛,自我批評未嘗可少;理性興起,則建設性更不可缺。不可惟論歐美如何如何,而罔顧實情。應深知,民主絕非目的本身,民主只是一種可能的較好的方式。

故此,若有「濟世良方」,則仍在教育,教育也絕非限定於學校。只是百年樹人,豈是急功近利者所望?他日中國有「真民主」,教育定可記首功,且其形制必不同於今日之歐西,必為賢國人摸索創製之適應我廣土眾民之「新」制。

 

相关文章

他向伤害他的人道歉了 他道歉了,向因此受到伤害的人,以及因此伤害他(们)的人。 可为什么呢?有人用非法的手段把他私密的东西偷走,然后四处散发。即使是四处散发,也并不意味着这些东西像 Nike 的广告那样让你躲也躲不掉,凡是...
学车记 没能按照计划借到车,本以为学车的事要黄了,可是车票也没能按计划搞到(OMG!今年到底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坐火车的人!),于是,悲剧又变成喜剧,成全了我与汽车的一段姻缘。 2007年2月26日下午,从一...
英雄们的年关 又是年底,很多人又开始例行公事地关心起民工来,包括那些平常死命地和臭臭的家伙以及他们脏兮兮的衣服保持距离的先生女士们。我倒是时常都记着他们,只不过因为有句话叫“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悲惨,总有人比你更可怜...
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所做何事。 刘氏获奖与其起草倡导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