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關於「民主」

一健康的民主社會(或任何社會)必以紀律爲基礎,無論是法律或道德律。作爲其社會成員,即便你認爲規則不妥,也不能自設「規則」隨意行事。

民主社會或還需要多數人民具有一定的智識水平,并抱有共同的、固定的價值觀。其價值觀中一重要部分必爲「不可汲汲營營僅為私利謀」。

以此關照今日社會,百年前清人所謂「民智未開」的看法仍可成立(至於社會組織結構之缺失與不匹配暫且勿論)。民主雖大勢所趨,但苦於接收無主。縱使明早「民主」驟然降臨中國,則無非是少數「公知」與多數「腦殘粉」的短暫狂歡。之後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今批評既盛,自我批評未嘗可少;理性興起,則建設性更不可缺。不可惟論歐美如何如何,而罔顧實情。應深知,民主絕非目的本身,民主只是一種可能的較好的方式。

故此,若有「濟世良方」,則仍在教育,教育也絕非限定於學校。只是百年樹人,豈是急功近利者所望?他日中國有「真民主」,教育定可記首功,且其形制必不同於今日之歐西,必為賢國人摸索創製之適應我廣土眾民之「新」制。

 

相关文章

刚才和家里通电话,正式把我辞职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反应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可以分明感觉到爸爸妈妈的不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我辞职的决定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跳火坑,而他们也因此处于一种眼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而无...
寒江独钓翁 在这个一百一十二天(?)没有下过雨的城市,进行了一次长途无防护雨夜骑行。过程惨不忍睹,但我总算是没有放弃坚持到底了。 雨夜骑车不完全指南(北京篇): 不知道汽车在雨天是否会更省油,但雨天...
“华夷之辩” 首先,本文所指的中国从时间上以盘古开天辟地起至 194× 年止。 就历史而言——尤其是当不考虑元与清时,中国内部并未有如西方一般的悠久与尖锐的民族问题,因为中国人传统上对于民族的理解与西...
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1200辆罚没的“非法运营”的机动三轮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