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向西」Parvati

清晨六點多到達Pune,開始我迷茫的又一天。

仍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我可以做些什麼,而且手機已經用到最後一塊電池,電量只剩一半。

於是當務之急是找地方充電,然後上網路為我的今天開條路。除了食鋪,印度商店基本沒有十點半前開門的,於是我把目標瞄準公共機構。果然,找到了一間有電源插座的ATM室。

我之前說Pune是座小城市,我錯了,這是印度第八大城市,也是一座文化教育的重鎮。在wiki上看了一陣後,決定把今天的重點放在看廟上。

正在網絡上馳騁的當口,進來一位工作人員,原來這間小小的ATM室後墻上還有一扇門,以及一扇玻璃窗,那工作人員就負責坐在玻璃窗裏面守著這個房間裏的兩台ATM機(因為我覺得他的著裝像保衛大過於像銀行職員)。剛開始我跟他打招呼,借用電源,他很歡迎;後來過了大半個小時或是一個小時後,他從房間出來站到我的對面,一直看著我,為了多一點電,我就假裝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再後來,9點左右,他可能實在受不了了,就開始逐客了,當然是禮貌地。

我已經把一些推薦地點的名字和大體位置抄在了本子上,出來後便按照定位朝最近的Parvati Temple走去。

首先遇到的Saras Baug,是我在印度看過的第一座廟。這座印度教的寺廟位於一個巨大綠地公園之內,座落在一個小丘上,只有唯一入口,四周有水像護城河一樣圍繞,水中遍植蓮花。寺廟本身及整個寺院都不大,拾級而上,進入大門,便直揭主體——那是一座沒有墻壁的廟,只有廊柱,通透之極。整個建築成丁字型,靠後的位置有一「塔」,從廟內聳出雲霄(好吧,其實沒有很高了)。寺院內則有不少可以乘涼的大樹。在廟的入口(雖然沒有墻和門,但入口還是清晰可辨的)掛有一只銅鈴,每個進入的人都會在脫鞋後,用手敲一下鐘。女子常需要墊腳甚至跳一下才能碰出「噹」的一聲,而小朋友則會被父親高高抱起來敲鐘。進入之後,他們有的直接前往那塔座下,與在那裏的僧人一起做某種儀式(?);或是席地而坐,誦經念佛;又或繞到塔背後,排著隊朝那面墻上的一尊「象鼻神」龕位(或者叫壁像?)施禮,即用額頭輕觸神像。

這印度教的廟宇裡沒有看到神像供奉,只是在在地上和大門外側立柱上有「象鼻神」的畫像,以及我提到的塔後壁的畫像。

我看到一名年輕女子,在廟內跪拜,而其他人多數都只是坐著(不過後來我也看到匍匐地上行更重禮的人),之後面朝塔背向門,恭身退出廟堂,在門外仍然低頭施禮,口中默默有詞。虔誠無比。

我怕失禮沒有進入廟堂,只圍著著她走了一圈,從通透的廊柱間觀察裏面的一舉一動。後來乾脆坐在寺院內的樹蔭下,聽著「噹~噹~」不斷響起的鈴聲,看著人來人往,看烏鴉偷拔掃帚上的草,看小朋友在寺院沒的飲水池喝水……感覺無比安寧與平靜。

從寺廟下來,和一群無聊的群眾一起圍觀一隻想「過河」的大老鼠。被困在橋下的水泥臺上,想跨過溝渠但終於又不敢嘗試,進退兩難,後來乾脆跑到陰涼的角落裡去賣萌~

在寺廟所在的這個大公園裡走著,看到一隻小松鼠,正想拍照,它飛也似地跑了,順著它逃跑的方向,我看到一位婦人走到我背後,對著一棵樹拜了起來。我很吃驚。等到她拜完走開,我仔細檢查了一些,那裏除了一棵樹和一些樹枝之外,真的沒有什麼神像躲在那裏~那她到底在拜什麼呢?

離開這座廟所在的大公園,一出街,便看到一頭大象!一個人騎著一頭大象立在街邊,車水馬龍在她(沒有象牙,所以多半是母象)旁邊川流不息,她自巋然不動。有兩個人在拿草餵她,她就用鼻子靈巧地接過來送進嘴裡。眼睜睜地看到如此一個龐然大物矗立在面前,在喧鬧的街市中,真是又意外又歡喜。這是我第一次在印度看見大象。

繼續前進,一轉彎就看到遠處天空有無數烏鴉在盤旋,順著往下看,在一座小山崗上有一些紅白色的建築掩映在綠樹紅花之中,那便是Parvati。

路邊問一老者如何上得去那崗,他便交待了路線。待我沒走多幾步,卻又把我叫回來,叮囑我要千萬小心小偷,還有如果有人主動跟我說話,尤其是「sweet words」,不要理他們,沒安好心。

按照指引,找到山門,拾級而上,不算很高,卻也氣喘籲籲。走到跟前看,這是一座很低調的廟,建築沒有太華麗或誇張,主體建築好似一個「口」字形的院落圍著中間一座塔,此外周邊還有幾棟不高大的房子,整個寺院面積也不算大。

脫鞋入內,在廟裏轉了一週,卻也不知道此處拜何方神聖,只是從一些墻壁上裝飾的神像看可知仍是印度教的廟。後來看到「口」字形「圍牆」上有人,便花了5盧比也跟著上去。

在圍牆上,視野遼闊,可以俯瞰整座Pune城,極目遠眺,還可以望見遠處的山脈。這城市內沒有什麼高大建築,在密密麻麻的街道與房屋中有大片大片的樹林,所以整座城市呈現清涼的綠色調。

烏鴉在附近盤旋,偶爾發出些叫聲,更添靜謐。

小時候,夏天夜裡,每當躺在草地上屋頂上看星星,都會覺得宇宙無窮,人類太渺小,而每一個個體更是微不足道,你的命運的起伏轉折絲毫不會影響宇宙的運行。當我此刻俯瞰一座城,我卻想著,那一條條道路上,一間間房屋中,甚至每一片樹蔭下,此刻都在發生各種故事,一個個命運在那裏展開。我也曾在那其中,體驗過在那每一件事每一個地點和時間裡發生的具體而微的感受。而此刻我站在高高的神廟裡,往下一望,便把一切收進眼底,每一次渺小的奮鬥掙紮悲歡離合都在我腳下。是不是有一個人也曾在這個高點,甚至更高處,俯瞰人世間的一切,安排了命運與結局?那是神嗎?

我很難準確表達,但我在那一刻似乎有所領悟為什麼要把廟建在山上。當你在高處,你可能會願意去相信,神也在高處俯瞰著人間。

回到人間,我在屋頂上遇到了也來觀光的非常熱情和歡樂的好大一家子人。他們主動要幫我照相,於是我們聊了一會兒天,又幫他們照了一張全家福才散去。這裏隻言片語,可當時是實實在在的歡樂。

從屋頂下來,看門人邀請我和他一起吃飯,是手抓飯。雖然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真正洗過手,但我怎麼可能舍得拒絕這樣的邀請,於是我毫不矜持地接受了。一隻大盤子,盛有一坨白米飯,一碗咖喱醬澆到上面,用右手把米飯和勻,然後撈起來送到嘴裡。吃完飯,舔一下手指頭(這可能選修動作?),然後你會用準備好的一瓶水,先洗一下手,然後喝水。這就是全過程。飯的味道還行,沒有菜沒有肉,我猜是因為他其實也是個窮人?

為了表達感謝,我回贈了一包我超愛的老幹媽香辣菜,禮尚往來了。

吃完飯在涼爽的門房裡打了一個盹,我便下山了。

早上的經歷讓我對Pune這城市有意外的好感,我猶豫我是在這裏住一晚,還是立即去孟買。在猶豫中,我在城裡亂走了幾公裏,但沒有看到一間留客的旅館,於是我決定去火車站。

問了當地人,說去火車站大約三四十盧比,找了一輛Tutu,問價,他說打表,我讓他告訴我一個大概價錢,他說30盧比吧,於是我上車了。結果到了地方,他指著表說70盧比。我當時很生氣,倒不是70盧比很貴,是因為他的耍花樣。對我的投訴他一派無所謂的樣子,我想就算花時間真去找誰投訴,也不可能講得清楚,於事無補,徒增煩惱,只得作罷。這是我來印度後第一次有不愉快的經驗。

當我看到火車站勝於中國春運的景象,而且說我需要在那恐怖的擁擠車廂裡站四個小時才能到孟買,我退縮了。我決定改乘巴士。

廣場上全是等火車的勞苦大眾,無法溝通,不知道汽車站在哪裡。一個幫閑的湊上來搭話,說他可以帶我去巴士站買票,很便宜,只要兩百七十五(記不清了,大約如此),看這人奸滑,我說車票兩百,之外最多給你20盧比。沒有談攏,我便自己去找。在附近問一個車站警察怎麽去汽車站,正說話間,一個傢伙過來用印度話說了些什麼,於是那警察說不知道。我不用回頭我就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於是我走出車站廣場區域,很快問到結果,汽車站其實就相隔不到百米。

真是讓人氣憤,連接碰到兩次不愉快的經歷。不過至少提醒我,雖然絕大多數印度人都熱情樂助,但也非個個如此。

坐上巴士後,後座有幾個小夥子,說我的背包不錯,手機也好。他在後面一直(悄悄)看我打字,後來問我把手機借去看看,再問了這手機多少錢之類的。他突然問我能不能把手機賣給他,按照他說的這手機在印度售價的一半。我當然回絕了,之後他又問了一次。見我執意不肯,他就「告誡」我把手機收好,在孟買要小心,很多扒手,會偷走你的手機。

再後來他問我會不會印度語,古吉拉特語或是馬拉地語(孟買所在邦的語言),我說我都不會。之前不愉快的經歷,加上他不同尋常的舉止,我在印度以來第一次覺得我應該提高警惕,把防禦級別調高。我甚至做好了手機丟了怎麽辦的準備~

後來的事情證明,我這次或許是小人之心了,一直到最後下車,我們禮貌性地告別,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長出一口氣,不過換是你,恐怕也難保不緊張吧。

七點多到孟買後天已經黑了,坐上捷運到Church Gate後打算去找之前搜索到的旅館,可是關鍵時刻手機沒電了。我也沒有把地址抄下來。於是按照我記憶中的地址四處打聽,四處碰壁。快9點,無頭蒼蠅一樣找到一個安靜的巷子,看到幾個警察叔叔,便再試下運氣。運氣不錯,他們先是告訴走法,後來乾脆說,等一分鐘,我們送你過去。於是,我坐上了那款SWAT一樣的大號警車的後座,一路駛向旅館,期間還逆行一次。在四位警察叔叔的護送下,以及在周遭群眾疑惑的目光中,我走下警車,找到了我要找的旅館。

如果今天到此結束那也算大團圓的結局。可事情是那間旅館不能刷卡,所以費用超出我的預算,我只能繼續找別家。有意思的事,當我從這旅舍悻悻下來,發現警車還在巷口,我又不好意思出去,說謝謝你們帶我來我不住這裏,於是只能等他們離開才敢繼續出街去找旅舍。想來也有趣。

後面找旅舍時又有幫閑的湊上來,介紹旅舍。他們是靠拉客提取佣金的。在他介紹的兩家都不合適,我說我自己找,不用他陪了。可他不知道是聽不懂還是故意忽略,仍然非要帶著我滿城亂竄,看的都是些破落得不行還貴得要死的旅館,當然不行。我看甩不掉他,就負氣說我要走路去一個小時遠的Colaba,不坐出租,讓他不要再跟。他卻無賴地說他帶我看了那麽多地方,要我給他一些好處費。聽到這裏我氣不打一處來。是你非要拉著我到處竄,又不是我要請你,而且又沒有住上,憑什麽!於是我加快步伐甩開他,徑直往南行。氣的很,我想大不了我不住了,走到天亮好去。

走著走著,氣消了些,在路上遇到一家旅舍,條件還好,只是價錢比較貴,但考慮到可以刷卡,我便住下來了,結束我這漫長的一天。

我來不及消化今天的種種,只覺得好累。

雙手合什。

相关文章

#南北穿越# D5芽莊至Đại Lãnh 86km 小小的芽莊已經被中老年蘇俄佔領,吵吵鬧鬧,連商店招牌也很多俄文,專門做外國遊客生意,物價較高;她的海灘對於一個即將沿越南海岸線前進的人而言也不夠有吸引力,於是今天繼續北上。 似乎這個決定也不錯,因為...
#南北穿越# D13 承天順化至Hồ Xá 98km 上午去參觀了順化皇宮。門票大約人民幣30塊,假如北京故宮票價還是40的話,這裡所見,恐怕很難值回票錢。 昨天說了,這是阮朝按北京皇宮規制建立的,首先按禮制藩屬國肯定不能太張揚;其次那時已是19世紀初...
「只是向西」Bombay 迷茫的一天又從12點開始。 我走出旅館時天氣大熱,雖然唯一知道的只是向南走,但心情輕松,因為今天至少不會在日落後還在為去哪裡睡覺而憂愁了。 這乏善可陳的一天如果用關鍵詞來描述,可以簡單寫成...
「穿滇入藏」D20 八一鎮 0km 又像豬一樣的一天結束了。 或許因為這裡待的時間比較長,也或許是正在雨季,再或許這裡森林太茂密,我發現林芝是一路上最喜歡下雨的地方,一天任何時候都可能下雨,雖然未必很大。原來不止是貴州可以稱「天無三日...

「只是向西」Parvati》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帝國雙壁 Bajirao Mastani | fang4.u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