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向西」Beaches

西諺似乎有一句話叫「A day at the beach」,表示很舒適悠閒木有壓力。雖然我今天在海灘之間流竄,但我表示沒有那麽悠閒。

今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盤算我今天該幹些什麼,好不讓這一天被浪費掉。後來突發奇想,想去潛水,於是我立刻就被自己的想法興奮到了,因為我從來沒有潛水過。不過因為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潛水的活動而且不確定我的現金是不是能夠支付得起,我還準備了Plan B,那就是去Goa舊城觀光。我當時想,乖乖,這下保准萬無一失了吧。

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後來結果是兩個方案都沒達成。嘆氣~

10點之前必須退房,退房時問了店家哪裡可以去潛水,於是他告訴我Calangute海灘可以。(今天最傻的是,我一直在問人,一直到下午在Dona Paula才想起來求助谷歌,不過呢,谷歌在這個問題上提供的信息也不靠譜~或許應該更多地咨詢一下旅行社吧~)

接下來,我的公交、班車之旅就開始了。Calangute Beach在Panaji北邊十來公里,附近練成一線的還有Baga Beach以及另外幾個海灘。一到哪裡,熱熱鬧鬧出現在眼前的是絡繹不絕的遊客,一些白人遊客,但更多的是印度其他地方的遊客。而從車站走到海灘的不到一公裏路上各種商店林立。最有趣的是,琳瑯滿目的商店裡有兩類最多:一類是紋身店,一類是牙醫鋪。

這海灘是免費公開的。印度洋——至少在這個地點——並不是以水清沙白地形象示人,甚至近陸地的地方還有些黃,不過這裏的浪卻不小,所以海顯得頗有氣勢,而且估計衝浪也不錯。

一到海邊,當我看到那麽多歡快的印度人,以及他們特別的玩海方式,我就已經自High了。他們最常見的玩法是穿著全身的衣服跑到海水中,面朝海灘坐在哪裡,常常是一排排一群群地坐在那裏,好像等著阿拉伯海給他們搓背,呵呵,非常喜慶。這裏還有水上摩托等等豐富的活動,唯獨沒有潛水。

這時又咨詢幾位推銷摩托艇的小夥子,說Dona Paula海灘可能有潛水。在我的經驗內,印度人幾乎沒有不熱情和不助人,無論他們看起來善良凶惡與否,即使是拉你做生意的,但你要不幹他最多多纏你幾下,如果你要向他打聽生意之外的事情,他也會樂於告訴你。而且這是常常更會有圍觀群眾主動幫忙。

完全南轅北轍,Dona Paula在Panaji的南邊十公里左右。於是我又轉戰各種公車中往彼處進發。

日近中午,酷熱難當。在從海灘出來路上我要了一杯鮮榨甘蔗汁。「加點冰~」,於是店家停止正在桌子腳下進行的勞動,用冰錐敲了幾塊冰,不夠碎,於是又放到他的黑色(無關膚色)的手掌上打碎,扔進玻璃杯,然後用手拿著杯口去加了甘蔗汁。我能怎麽說呢。我還是一飲而盡,而且不得不承認味道可口,一掃暑氣。

我說過這地方曾是葡萄牙人的地盤,他們苦心經營使這地區成為天主教的勢力範圍。無論往北或往南,大大小小的天主教堂(或是中國像路邊祭土地公那種規模的「神龕」)以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規模守護道路兩側。有一程我旁邊坐了一位印度傳統服裝的中年女性,每當我們路過一座教堂時,她就會在胸前畫一個十字,口中默默有詞。

我這幾天其實在想,印度宗教不可謂不興盛,但無論印度教、天主教還是穆斯林教,在我的所見的範圍內我並沒有感覺到他們以特別「極端」的方式呈現。也許,宗教在這裏與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樣已經式微,也可能印度人已經把他們融入了普通生活而不需要特別形式化地表現?尤其當聯想到西藏宗教和西藏人,我對這反差會特別敏感。西藏宗教怎樣我不懂不敢亂說,但西藏信眾們,如果單看日常生活你應該也會覺得他們非常平和安詳,但他們向其宗教和信仰表達自己虔誠的方式卻又顯得如此「極端」,如此有別於他們平靜安寧背的生活方式——無論是轉山還是磕長頭,等等。我無意評論是非,只是覺得這差別可辯。

到了Dona Paula後又問了幾人,而且還谷歌了一下,然後我便徹底死了心。潛水是沒有滴。在觀景點,面朝大海坐著,享受印度洋上送來海風的吹拂,即使在這一天中最熱的時候,也仍然覺得涼爽愜意,即使這裏的風景並沒有特別吸引我。

很自然地又聯想到,六百年前,鄭和的船隊是不是也到過這地方,他們當時看到的世界是怎麽樣一回事呢?和現在究竟有多少不同?……

在這觀景臺上發生了一件可樂的事,因為我是這裏唯一的外國遊客,有十來個從Surat來旅遊的小夥子看到我便招呼我過去,讓出個位子請我坐,稍微聊了兩句,然後便輪流請同伴和我合影,於是,我仿佛一下子成了和背後的阿拉伯海一樣的「景色」。他們很禮貌,而且我對古吉拉特人印象很好,所以我也樂得配合,說實話我還挺享受的,仿佛當了一把明星。偷笑~

下來看當地人圍著一小攤喝飲料,我便要了一杯,檸檬蘇打。本來味道很好的,但在當地人熱情地攢掇下,加了一點當地人的口味——Masala,即使謹慎地只加了小小,於是一下子味道就「恐怖」起來,我無法描述那口感,很特別但也不至於喝不下去,反正我還是喝完了。但我建議下次你要碰到這情況先請三思,或者先用舌頭嘗一下,當地人的重口味不是那麽容易適應的。

之後回到市區,晚上七點坐上夜班巴士,前往下一站Pune。雖然兩個計劃都沒有被實現,但今天仍有不少所見所遇,還能以一個比較愉快的心情結尾——至少今天我不用為睡哪裏而發愁了。給好評。

雙手合什。

相关文章

#新疆時間# D7 尼勒克縣~伊寧市 140km 終章。 公元627年,玄奘和尚出伊犁河谷西行,去往天竺。當時佛寺的鐘聲此起彼伏,能從這裡一路傳到長安。750年,因葛邏祿臨陣反戈,高仙芝在怛羅斯川慘敗於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之後也經過這裡回去長安...
「只是向西」Neptune Nuptune是我住的那間「古典」的旅館的名字,用它作標題,用以彰顯我今天的無所事事,或者說,閑適。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喜歡這間很滄桑又簡樸的旅館。很高的屋頂掛著實用的吊扇,空蕩的房間正中並列擺著兩...
「只是向西」寫在出發之前 我常說不喜歡有劇本的旅行,實際上我的旅行也常常不是“從容”的,不過亂成今次這樣,也算是空前了。 我現在機場,準備飛往孟買,但對於目的地我所知甚少,為了這次由一張廉價機票廣告而引起的衝動旅行,最近幾天...
「穿滇入藏」D23 八一至工布江達縣 127km... 終於離開八一鎮了。 今天如果不走,除非搭車,就趕不上回程的航班;今天如果走,還可以和小夥伴搭夥,在目前的狀況下,能夠照應一下是很好的;而且最近恢復也算迅速⋯所以,今天終於離開了多雨的林芝。 除了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