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周末之无锡七房桥

按:之前环海南岛的时候,车骑得怎样不好说,但每天晚上都会用手机写下当天的日记,全程都坚持下来,我想这是值得保留和发扬的好习惯。来上海之后,第一次单车周末去苏州时也曾写了不少,可稍一懈怠,便功亏一篑,没能坚持下来。故此,打算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便有了此文。

D1  上海~七房桥~无锡~苏州  约205公里  晴转阵雨

今天拟定的目的地是无锡市七房桥,之所以设定这比较远的距离,一是想试验一下新的骑行技术对长途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一星期以来胸中郁积了一股气,亟需发泄。

早上六点多,改装煤气的公司就非常敬业地分批分拨地来施工了,所以既让我提早起床,也要我等待他们完工才能出发。八点一刻左右,工程队极有效率地完成了工作,我也比较少见地这么早上路。

新的骑行技术至少在大约前七十公里都是很有效的,平均速度基本能够保持在24左右——不过也可能是由于那股气的推进作用。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在同济大学附近,正当我减速查地图,一个带着头盔背着一个小容量背包的“胖子”骑着一辆山地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于是我的竞争意识被激发,开始发足狂追。可直到我踩到30多公里时速,仍然难以望其项背,直到几公里之后我们各自拐弯,这场飞车追逐的戏只能以我的失败收场。即使是空车,他的时速恐怕也在35和40之间了,而且能在整个“追逐”期间保持。如果长途或许我还有机会,但这短途我知道实在无望追上了。看来,我的业务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呢。

后来直到七房桥之前的路途如果要描述的话,基本四个字就可以概括——一路无话——这恐怕对于在长三角骑行的大多数情况都适用吧。……哦,唯一留下点印象的就是在204国道波司登镇(因为路边绵延着各种波司登的工厂,故名之)吃到的砂锅,才六块钱,价廉物美。而且老板娘热情好客,我在那里连喝带拿的蹭了很多茶水,而且还用了她两张椅子打了个盹,由此补充了百分之七八十的战斗力。在此表示感谢!还有一件事就是对Google地图的难以理解,在204国道与锡太公路交叉的地方,如果折向锡太公路往西,明显距离目的地路程更近,而且在视力可及范围内锡太公路路况极佳。可Google建议我继续沿着204国道前进。如果不是说心里憋气想故意折腾一下自己,我才不绕远路呢。

大约四点半的时候,到达荡口镇。在荡口镇之前经过了甘露,地图上标注在公路边有甘露寺,我就一直在想这是不是三国演义里“甘露寺相亲,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故事的发生地呢,可惜一直都没有看到公路上有和甘露寺相关的旅游目的地路牌,所以没能有幸到刘皇叔和孙尚香约会的地方去沾沾仙气。

我知道荡口镇是因为之前读钱穆先生的《八十忆双亲 师友杂忆》。大约一百多年前,从清末至民初,在荡口镇曾有一所由私人为造福乡里所创办的“鹅湖果育学校”,钱穆先生及其大哥(钱伟长之父)就在此就读并后任教。在此任教期间钱穆先生发表了震惊学界的《先秦诸子系年》,将中国历史中唯一阕失的七十余年的历史厘清补齐,并由此获得胡适之赏识,以小学教师的身份与小学文凭(?)进入燕京大学任教,后转任多所大学,并开启其“为故国招魂”的一生。现今再看,鹅湖仍在,但仿佛一小水塘,而荡口镇也并不繁华,显著的是一大片似乎意在仿古旅游的工地。我试图在地图上搜索是否现在仍有一所果育小学,但无果,于是也无意再问当地人,继续前往七房桥。

七房桥(现七房桥村)在荡口镇往西不远处,曾因七间房屋而得名。这七间屋子就包括了钱穆先生生长之所,但其故居早已不存,后复建,并因钱先生在台北寓所的名字“素书楼”,但恐徒具其形而已(“恐”是因为到达时已经关门,并未亲见)。从荡口镇骑出去没多远便能在路左侧看到一栋显眼的大宅,匾书“怀海义庄”,虽然没有见到任何七房桥字样的路牌,但也知道我到了。自宋代王安石设义庄,一种似乎取法井田制度思想的“共产主义”便诞生了,幼时家贫的钱穆先生兄弟就是靠这怀海义庄的支持才能读书。在义庄的一侧有一块巨石,某人题写了“钱穆钱伟长故居”。这很有意思,虽然钱伟长父亲早夭,一直跟着叔叔钱宾四先生生活,从事实而言这提法不错,而且省得写两块碑,但考虑叔侄有别,这样提似乎不妥。何况钱穆先生49年后去香港后定居台湾,终生未回大陆,这算名副其实的故居;而钱伟长从美国回来后一直居住在国内,一定有更适合来纪念他的居所吧。这名分事本不值一提,但管中窥豹,或许可见在当今大陆知道钱穆先生的人不多,而知道其价值与贡献的则恐更凤毛麟角。这也是我们对待历史态度的一个反映。

其实中国传统并不看重这砖瓦土木的实物留存,我们一向所倚重的可长存不朽的更是精神与思想。此行并“朝圣”,更多是为满足好奇,好奇于怎样的环境养育了这样一位了不起的人,也想知道——或者说,证实——这地方会变成什么鬼样子。章学诚曾言“学问不可无宗主,而必不可有门户”,钱穆先生则是我学问上的宗主。或者,进一步言之,我们的宗主都是孔子。

本来这里是我今天拟定的终点,但这一番之后我决定继续前往无锡。刚要出发,便下起了暴雨。因为以为今天会下雨,我其实有对付雨天的准备,带了防水外套,穿了双我以为比较容易干的鞋子(事实上,直到我回到家它都没有干!我的脚告诉我他们好像游了两天泳)……所以不打算等待雨停或变小,直接全武装上路。可抵不住雨太大,全身湿透——至少下半身湿透,上半身穿的防水外套里面也在下雨,因为汗水太多排不出去,所以我也很难分辨到底它防住雨水了没有……有意思的是,在离开七房桥之后——也就是刚刚好把我弄湿之后,雨便渐渐停了。太折腾!不过要是信鬼神我会以为这里面或有些天意的。

继续前进二三十公里进入了无锡市,那时的总里程大约是一百四五十公里。无锡城市不小,但似乎市中心太集约,找了很久没有找到,而在市区内震惊地发现坑坑洼洼的碎石路泥土路倒不少,而且随意无指示牌封路的情形也有之……加上在断断续续的雨中又没有找到合适的酒店,一怒之下决定返航,离开无锡朝上海方向走。

似乎我到无锡只为了吃一顿晚饭,好在味道还不错,之后决定沿着市中心的仿古步行街南长街一直往南,经过京杭运河的一段,直朝苏州方向前进。看来这是我今天所作的一个最考验意志力和体力的决定,但如果没有这个决定,后来很多事也不会有。果然,旅行中的每一个决定都像是赌博。

对于在大雨中闷声骑车的过程实在没有什么可描述的,就是折腾而已。在无锡境内过往车辆行人极少,当时对我到底能骑到哪里心里没底,这曾一度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凄惨,直到苏州境内才渐渐多了人烟,我才有了些安慰和信心。

不知是因为我心急,或是因为下雨路面摩擦力减小,速度倒是比较快,当然也比较危险。晚上十一点多,进入苏州火车站区域。连问谷歌带问人,仍没有找到旅社,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一位刚从吴江返回的过路的骑行者主动跑过来,一阵简短沟通后,他告诉我他家正好在附近,比较熟悉,愿意带我去找旅舍。说实话,在此之前我一直对穿骑行服的骑士们有成见,但这位同志的积极和热情让我备受感动,我想以后我还是应该抱着更质朴的善心来看待别人,也须以更审慎地态度来避免过早对一类人下定论。没有想到苏州旅社宾馆那么火爆,找了一大圈全都客满,最后在他推荐之下,终于找到一间有空位的可以过夜的浴室。可糟糕的是我竟然连65元的现金都不够,正要去找地方取钱,这位骑士却非常热情地要替我付款,劝都劝不住,最后只能恭敬不如从命,可心里既感激感动,又愧疚于欠人的情义,很复杂。最后我们互相留下电话,希望下次能有机会报答。

我一向认为骑车旅行的“乐处”在于:克服困难到达目的地的喜悦和成就感,另一处则是途中的意外与可能的际遇。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真是成功的一天,而留给我的还有复杂的心情。

一夜无话。

【费用】

饮料冰棒:12.5元

晚餐:13元

——————————–折腾的分割线——————————–

D2  苏州~甪直~上海  101公里  晴转多云

在外旅行的时候似乎很难睡得安稳,早晨六点多就醒来,换了一块电池充电之后强制自己继续睡,因为昨天的大强度运动后这一晚也没睡到几个小时,而且想着今天不过八九十公里,无需太紧张。

快九点终于离开浴室,在附近吃了一碗青椒肉丝+面的早餐之后,决定先去找一家捷安特修车。昨晚在雨里骑了50公里后发现变速系统似乎出了点故障,磨刀不误砍柴工,修好免得路上出什么状况。在离我最近的阊胥路的捷安特专卖店,一位师傅很快给我解决来变速的问题,而且刚好当时没有别的顾客,于是他顺便帮忙维护了一下刹车系统,经过反复仔细的调整和试车,我的刹车俨然上升了一个档次!配件还是那些配件,可经过不同的人手发挥的效用竟然有如此大的区别,于是我当即决定在单车方面的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是学习理论知识,掌握一定的修护技术。这位师傅表现出来的技术水平和态度,相比于我上海寓所马路对面的那家捷安特,判若云泥。我甚至在考虑,下次如果要维修或保养,我愿意骑到苏州来找这位靠谱的师傅。

这一弄就十一点多了,慢慢晃过市区,12点左右在城边吃了一顿赛百味(当时很莫名其妙地想吃这难吃的东西)之后,算是正式上路了。骑出去没有多久,一位骑士跟上来,说他早上从甪直来苏州工业园骑一圈,正要回去。因为彼此正好同路,于是便自然地成了伴。从我骑车以来,从来都是孑然一身,这还是第一次与人同行,所以既高兴,也有点不知所措。

今天一路都是逆风,在平原上大风毫无阻拦地正面朝人猛扑过来,经常下坡仍然要踩,而发疯的时候甚至会把人带车吹得东倒西歪,骑得比较费力。再加上两个人一起骑不比自己骑,必须要保持和谐的速度,所以我们俩一边聊天一边以十七八公里的速度慢慢前进。在途经灵港村休息补给时,鉴于昨天我受到的恩惠,我也很乐于报答在这位同伴身上,所以我积极地付两人的账,而他也投桃报李,很有礼貌和热情,宾主尽欢。

后来他邀请我去甪直转转。我今天不光“捡”了个人,而且还受邀一起去参观我上次来苏州错过的地方,于是欣然答应。甪直离开主航线并不太远,很快穿过甪直镇后来到一条小河边,便是甪直古镇了。因为自行车不能进入,所以在他这位地主的带领下慢慢走了一圈:这里不像西塘收门票,面积和保存区的规模也相对有限,可能河道的宽度是两者一个显著区别,这里河道比较窄,于是看起来并不那么“大开大合”有气势。而且有趣的是这河边有很多提供“古装”给人拍照的小店(这个我在西塘没有见过,不知在别的水乡是否也如此普遍)而且生意不错,看起来实在有点……无法形容。总体来说,麻雀虽小肝胆俱全,“水乡”该有的它也有,如果让我在这里待一晚上我还是蛮乐意的,但更长时间恐怕有点勉为其难。

游览完甪直,我们便分道扬镳了。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萍水相逢吧,尽管我们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晚上他还发来短信问我是否到达,又一阵感动啊)。这时大约是三点半,在此之后我又重归一个人,继续听着音乐迎着风踩啊踩啊踩,一路无话,直到快八点回到家。

至少对我来说,骑车的时候,除了放空,有大把时间可以用来胡思乱想,除了构思一下这篇游记怎么写,还比如,我想到之前说最怕下雨骑车,今天又想到最怕逆风爬坡……其实总有一卡车的各种困难在那里,无论你怕不怕,除了放弃,你能做的无非是咬牙切齿扛过去。扛过去之后回头看,或许你还会觉得困难其实都变成了乐趣。如果什么事情都太容易了或许反而没意思了吧。

因为我一直走在县道乡道,路边随着时间而变化的田园风光又让我找到了些许(骑车)旅行的乐趣,于是我就想到,在中国,似乎越高级的道路越没有风景。

我还想到了别的单车旅行者。这个台湾人是我目前为止最为欣赏的一位单车旅行者,而最近发现的这个家伙也很有意思。倒不是因为他们骑车骑得多远或者多快,我想或许是因为我和他们一样都喜欢没有剧本的旅行吧,而且也希望(或是能够)享受一个人旅行的乐趣。

这就是这段距离破了纪录的旅程,但有意义的或许——也应该——并不只是码表上的数字吧。

仅此而已。

【费用】

餐费:42元

饮料冰棒:7.5元
image
image
image

相关文章

「穿滇入藏」D13 邦達至八宿縣 94km 今天似乎不是我的幸運日,摔了跤還被蟲蜇。 大致行程與海拔變化是:八點十分许從邦達4100米爬升至業拉山埡口4600米,再通過怒江七十二拐陡降至怒江峽谷2600米,再起伏底緩上坡,约四點四十到達八...
#青隴行# D7 青海湖漁場至黑馬河鄉 83km 自然力再次發威,今天的主角是兩場突發的暴雨。不過在談天氣之前我們先來看看海拔變化——很簡單,今天基本上都在3200米等高線上小起伏前進,甚至可以說是一馬平川。 又平又直的路跑久了,就好像在華北平原的...
「穿滇入藏」D24 工布江達至松多村 97km... 最後一站,松多到了。 今天的行程與海拔變化大致是:九點半從工布江達3400米出發,一路經過起伏的緩上坡,下午六點到達松多4200米。 至於風景,今天依然逆尼洋河而上,但接近上游,河谷與河面都收窄,...
「臺灣週遊記」 D10 鹿港至苗栗 90公里 因為自己工作的疏失,這兩天興致大減,今日尤甚。多虧得到同事鼎力襄助,事件應該很快可以結束,但真是很讓人沮喪,因為明明早就完成的工作,但我竟然忘記了截止期,沒有在休假前把一些數據複製粘貼出來發送給瑞典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