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州环海记」D7 三亚至兴隆 110KM

早晨和两位赶着八点去潜水的室友一起起床,搞到吃完早饭正式出发才八点半。这是我的新策略,早出发早到目的地,以便早休息,中午如果太热还有时间可以躲一阵。

往东我打算一直走国道,而今天的国道表现还算正常,大部分都是柏油路或水泥路,当然还是例行地需要烂路来穿插,但我已经可以不用太担心轮胎了。

路面状况虽然得到改善,而且我也得到了一天的休整,但我今天绝大多数时候仍只能龟速前进,因为我有了一个更可怕的旅伴——风。从出发开始,迎面而来的强劲的风一直跟着我到了兴隆,估计明天她会带着她的朋友继续跟我对着干。这风有多大呢?如果我说我根据树枝的运动判断(其实是猜)风力有四级,这可能太抽象,那我告诉你今天有一段本适于冲刺的平直的路,在上面用尽全力我仍然只能保持五至六公里——这只是步行速度而已;而在放坡时的时速也很少能超过20…全程都被这劲风阻挡,尤其还要面对常常出现的上坡,实在是苦不堪言乘以苦不堪言。

今天经过的多是“山区”,风景比起西线时的“荒原”,要好了不少,而且东线上村镇密度也更高。相应的,这条路非常吵,也非常脏。一路上过往的汽车、拖拉机、摩托车的发动机和喇叭声、村镇的店铺工厂的噪音等等此起彼伏,让我有时把音乐音量调到最大仍听不清;至于脏,主要倒不是路边的垃圾,而是沿途的尘土,过往车辆络绎不绝卷起的黄沙尘土像被定在空气中。不管白人黑人棕色人,只要牵出来这里溜一圈,回去保准统统变成中国人,而至于我这个本来的中国人,这么跑几天下去就可以直接被调去西安给秦始皇守陵了。

今天最困难的部分在于一座山(后来得知叫“牛岭”)。从三亚出发往东北走,过陵水后不远,即来到岭门,顾名思义,它后面就是一座山。当我顶着大风在不到四点来到这山脚下时,说实话,我畏惧了。不知道这山有多大,以当时的条件和我所剩的体力,要想骑上山已经不可能,只能推车,而如果山很大的话,恐怕天黑前下不了山。我在山脚下犹豫再三,甚至想过回头走高速,但终于还是抱着露宿山头的心理准备上山了。

中途有股清泉,可以洗洗尘土和疲乏之后继续前进,非常推荐。之后又邂逅一头正背对我专心吃草的公牛,我走近时它突然转身面向我,然后朝我缓缓移动,后来甚至把两只前蹄都放到马路上,瞪着眼。不知道是不是我穿的红衣服惹到它了,还是它觉得我的单车对它有威胁,它眼看着就像要朝我冲过来,吓得我顾不上累蹬上车就跑,好在它没有真的跟上来。之后再遇到牛,我就开始主动回避了。这算是今天的一桩趣事。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到达山顶。往北下坡的路坡陡弯急,我只能一直点刹,同时也好在我仍在逆风,速度得到了控制,即使这样不到十分钟便下到了山脚。下山途中先是遇到十余位中老年组成的骑行队,他们之后紧跟着另一队年轻的骑行者,再不远处则是几位骑折叠车的,他们或推或骑正在上山。在这艰苦的地形遇到同行难免激动,我忍不住都向他们挥手打招呼并加油鼓劲。只是奇怪他们不同的队伍这个时候同时到这里,他们又是要去哪里呢?

翻山之后虽然仍然逆风,但道路还算平缓。六点多到达兴隆,正打算上网搜一下兴隆温泉的状况,一个骑摩托的本地人过来揽客,说带温泉的宾馆116块。我一狠心,管他真温泉还是烧开水,决定今天奢侈一下泡掉疲劳。看到房间条件还不错便住下来,谁想到了晚上规定温泉放水的时间,那个小小的池子里的水连膝盖都没不了,而且水温很低。…又上当了!

【费用】
餐饮:21
住宿:116

相关文章

#解導的錫蘭遊# D5 吞舟之魚 莊子說,「吞舟之魚,碭而失水,則蟻能苦之」。這裡的吞舟之魚就是我們今天說的鯨。 觀鯨是羋芮莎的特色活動,而據稱每年4至11月是觀鯨最好的季節(鯨群從南冰洋遊到孟加拉灣一帶交配繁殖)。在印度洋出現的很...
香港过路 其实是到香港去出差,但时间太短,只能算过路吧。 19 日晚上从广州直接到九龙的红磡(Hong Hom)车站,元宵节晚上原路返回。 初来乍到,我下了火车出关挺快,但找酒店却花了很多时间。后来证明步行...
「琼州环海记」D5 黄流至三亚 90KM 在国道边的市镇很吵,我临街的房间更是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极具穿透力的大货车的喇叭声,连我这个头沾枕头就睡着的人都有点受不住了。害我晚上做很多梦,都像是大拖板车出了事故,在马路上横扫过去那种惨事… 今天...
#南北穿越# D9 廣義至會安 115km 今天一路上以大腦放空的狀態快速前進,不知道是因為厭倦了一層不變的村鎮與田園風光,還是希望能早點休整,或是擔心國內的雜事,總之,就是踩啊踩啊踩啊踩。 途中唯一有印象的,似乎就是快到會安,過秋盆河時,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