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州环海记」D2 海口至澄迈 55KM

真让人惊喜,昨晚在船上发现了提供24小时(?)热水的分男女的公共淋浴室,而且似乎没有多少乘客注意到。于是,我舒舒服服地洗去了满身臭汗,干干净净地享受只有我一个人的八人舱。

床铺很舒服,但我不到六点就醒来,出去转了一圈,给手机电池充上电,发现天还没有亮,一轮明月高挂苍穹,看天气似乎难得看到日出,于是我又回去睡觉了。再一次醒来是因为热的,我的三等舱窗户不能打开,关了门之后只有一个换气口负责通风,而看起来它年纪比较大了,多少有些力不从心。接着去餐厅吃了极简单的早餐——清粥咸菜和鸡蛋,那时还不到八点。之后船长广播了一个坏消息,我们预计到港时间将是下午两点——而不是我之前了解到的上午十点。这严重打乱了我的计划,从两点到天黑应该只有三小时,我最多可以前进六十公里,能到哪里呢?至于去海口捷安特检查车和准备一个软坐垫的计划则必须取消,因为我不想一开始就在海口浪费一天。

两点半终于重新踏上陆地,迎接我的还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阴冷天气。和船上另外三位骑行者合影道别之后,立即往西出发。我的计划是沿国道逆时针方向骑一周,而今天的目标则是在天黑前赶到澄迈。

还没出城,小雨便下了起来。说是小雨,是如果人在路上走可能觉得问题不太大,但当你骑车前进的时候,就会觉得非常糟糕!一直到一个叫老城的地方之后,雨势渐渐收小,直到停止。只是后来断断续续又下了几次。在出发前我最担心的就是下雨,没想到我一到海南就收到雨水的热烈欢迎,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

祸不单行,出城没多久,柏油路便下了班,我骑进了土石路的地盘,而且他们的地盘还相当不小。这路你要说是搓板路吧,也不至于,只是路上放了些坑坑洼洼,并铺满了小石子。实事求是,对于汽车来说应该还算平整,但对于骑车人则是要命了。我只能尽量维持在15公里的巡航速度,连下坡都出不了20,更可怕的是,去澄迈的路大多数时候是上坡,不一定很大坡度,但绝对够长。在坑洼碎石泥泞的路上迎着雨水上坡,我实在是过于走运了。

我在路上最迫切希望见到的就是修路的道班,因为他们身后会有数公里经过压路机压得平平整整且没有碎石的路面,只可惜我一路只见了两个。比道班好客得多的则是当地的货车,每辆车从我旁边经过时都会慷慨地卷起滚滚黄沙或是黄泥水(取决于是否有雨),他们都太热情了,我只能一一照单全收。

鉴于今天我所体验到的基础设施,对于海南雄心勃勃提出建立国际旅游岛的勇气,我只能表示由衷地钦佩。

当重新回到柏油路上时,我知道我快到了,可直到大约七点才终于进入这高高在上又躲得很深的澄迈县城。说倒霉吧,我在找旅馆的时候竟然被人行道上的盲道暗算,摔车了…心痛啊…之后找个半圈才发现最便宜的一晚也要五十块,考虑到可以洗热水澡,而我淋了半天雨已经开始拉肚子,再也折腾不起,便在这里结束了我今天狼狈的行程。

当然,如果以挑战自我为目标的话,我今天实在是太成功了!

【费用】
餐饮:35
住宿:50

相关文章

「只是向西」Neptune Nuptune是我住的那間「古典」的旅館的名字,用它作標題,用以彰顯我今天的無所事事,或者說,閑適。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喜歡這間很滄桑又簡樸的旅館。很高的屋頂掛著實用的吊扇,空蕩的房間正中並列擺著兩...
#新疆時間# D7 尼勒克縣~伊寧市 140km 終章。 公元627年,玄奘和尚出伊犁河谷西行,去往天竺。當時佛寺的鐘聲此起彼伏,能從這裡一路傳到長安。750年,因葛邏祿臨陣反戈,高仙芝在怛羅斯川慘敗於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之後也經過這裡回去長安...
「穿滇入藏」D15 然烏 0km 我很想學習魯迅先生把今天的遊記寫成「今日無事」,因為今天實在是非常平淡與閒適。 多數旅遊者到然烏都會多逗留幾天,因為這裡的美景,還有附近的冰川。當地藏人已經可以很熟練地在各旅館、餐館和超市招徠顧客,...
「只是向西」Tawa Pualo Tawa Pualo是一種食物的名字,雖然它非常好吃,堪稱這幾天我在印度吃到的最可口的美味,但當我用她作為今天的關鍵詞的時候,你應該可以想象今天是多麼無奇的一天。 今早唯一值得記述的事情是早上去銀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