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餘飯後

下午從佛山的工廠回到廣州後,同行的同事相邀一齊吃飯(屬挖資本主義牆角的行為),拗不過便去了。本以這餐與平常填飽肚子的行為並無不同,但事後發現這反倒是我今天最有收穫的一件事。

這席閑談是從他問我對于未來的規劃開始轉變的,在我淺淺地表達了我的理想主義之後,他給我“上了一課”。讓我受教最大的莫過于他提到了“角度”——對于同一事物,如果你是一個學生,是現在的你,是一個管理者,或者是一個站得更高的人,你的看法和考慮會不同,因為你的角度已經變化了,你的視野也跟著變了。往往你站在越高的位置,便越容易獲得更廣闊的視野;而若要對事物有更深更廣的認識,你常需要嘗試比現在更高的角度——就我而言,他的意思是我需要先嘗試往管理者去發展。我知道這話並非驚人之語,可有時候金子閃閃發光,也只不過因為它在正確的時間站到了正確的地方。

憑我一貫的想法,我是抵制成為管理者的,更絲毫不想成為任何老大。一方面我對自己的領導能力有自知之明,另一方面是個性使然——討厭鬥爭與政治,只希望與世無爭地做些實事。他這番話雖不至于立即激發我的進仕之心,但卻給了我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進入“管理者”行列對一個人的意義。我不需要權力,但我渴望更廣闊的視角,以及能更有深度的思考。

他不是第一個這麽跟我說的人,但自從離開Lucy之後,尤其是近一年多,我便沒有了直接的強大的精神導師,也少有人能夠這樣與我交談給與我啟發(當然,我也很少與人談話)。我的職業生涯於是正處于消沈的階段,對于工作已少有鬥志,遑論激情。對于一個年輕人而言,這是很危險的,而他這番話畢竟讓我警醒。

GRD2-20091208-R0011910而更讓我吃驚以及反思的,是說這席話的老兄,平日裏在我看來(或者我們革命同志中的大部分看來)思想單純,少有個人想法而易隨大流(此處非指工作,工作上此君頗有創見),還多少有點自我感覺過好的一個“富二代”公子哥兒。現在必須承認我恐怕錯看了,至少需要重新認識他。今晚此君的一席談話,響亮地打了我一記耳摑,讓我認清原來我所生活的範圍正越來越窄,世界越來越狹隘,所以自視也越來越高,反倒盲目地把旁的人看低了。懸崖須勒馬。

其實不太久之前,我的十二太公也語重心長地誘導我要多學點真本事,並設計些規劃,為未來做打算。言之諄諄,我當時也很激動,可現今再看我這廂仍然風平浪靜,那些沉甸甸的話連過後連漣漪也尋不著了。今天再又受教,明天會怎麼樣呢?

我該怎麼辦?

相关文章

“华夷之辩” 首先,本文所指的中国从时间上以盘古开天辟地起至 194× 年止。 就历史而言——尤其是当不考虑元与清时,中国内部并未有如西方一般的悠久与尖锐的民族问题,因为中国人传统上对于民族的理解与西...
理想主义 无力 我突然发现我很理想主义。三分钟前就盈利模式和同事争论(讨论)了半天,我才发现原来C的方向已经变了,或者我一开始就没有找对方向。 我坚持认为出发点对目的是有决定性影响的,就像读书,为求功名和为求真知而读...
让座 从小就受到教导要讲礼貌,要尊老爱幼,比如坐公车的时候一旦发现老弱病残孕的人类,要立刻起身相让,而且还要说“请座”。父母的教育我一直铭记在心,二十多年来我也近乎完美地将这绝对值得提倡的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
寒江独钓翁 在这个一百一十二天(?)没有下过雨的城市,进行了一次长途无防护雨夜骑行。过程惨不忍睹,但我总算是没有放弃坚持到底了。 雨夜骑车不完全指南(北京篇): 不知道汽车在雨天是否会更省油,但雨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