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一则

之前数周来昏天黑地的瞎忙总算迎来了今日的“盛典”,而活动的“成功”使得我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可以放假,之后至少半个月内我终可以稍稍喘口气休息一下了。

以上只是背景,因为今日八卦的重点无关工作,而是借着这会的机缘,我今天意外地遇到一个人。下午时被邀请作为演讲嘉宾的北大深圳研究生院一位J先生来到会场,随行两人,其中有一位老人家,头戴一顶AT&T标志的棒球帽,背个双肩运动包,在房间里仍然戴着一副墨镜,衣着随意,脚上还穿着运动鞋。看到这位的打扮和举止,我的第一感觉即是此人若非土老帽,便是个人物。果然,稍后J先生悄悄介绍说,这位老人家是富士康(Foxconn)的创始人之一……听到这里方知我猜测不错,不过虽然这名头已经足够响亮,但我也并不太以为然。——感觉这位不请自来的老先生仿佛本是被J先生借来与参与这活动的其他政府人员打交道用的吧……

与这三位来宾闲谈间,觉得这老先生的举止言谈不俗,当时料想必是台湾人的文化背景以及其经历所幸造就。记得老先生有一句揶揄之语,说很多(国内)商学院教MBA的教师,其实除了从学生身上,自己却连一分钱都没挣到过……此语颇中的。

后来,这位老先生补送上名片给我,上书 台大机械系新能源中心 白先声。

白先声。看着这名字我总觉蹊跷,或因与“白先勇”太像,我在想他们两人是否会有些关系?所以立即手机上网搜索了一下,结果大出所料,如果网上信息不虚的话,这位老先生竟是白崇禧先生的次子。这个发现顿时让我非常激动。

小诸葛白崇禧,在我们的“正史”里着墨不多,寥寥数笔也无不勾勒出一个反面角色的奸猾形象。可因为我近来常关注(被雪藏的那部分)近现代史,尤其又看了唐德刚先生记录李宗仁先生口述的回忆录,才渐渐看得到一个稍更丰满一点的白崇禧——李宗仁的亲密战友,助力李统一广西,后与李被合称为“李白”;在蒋中正北伐时任总参谋长协调各派系之力量对北伐不可不居功;抗战时仍然驰骋疆场,与李宗仁合力指挥了台儿庄大捷,后担任武汉会战的指挥,还是大名鼎鼎的昆仑关大捷的总指挥……

虽然我对白崇禧先生的了解仍旧不多,但不影响我对其之景仰。在我正打算了解更多白崇禧先生的事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本该离我无穷远的白先生却通过白先声与我建立了那么飘渺的联系——虽然稍纵即逝。

于是,我对这位白老先生的看法立马从对一个成功企业家的尊敬变成了一种间接地对惊天动地的历史的致敬。那之后我一直很激动,坐立不安,一直想上前去搭讪,也想一起合影留念。如坐针毡地等到最后一位演讲者说完了谢谢,活动结束,我立即走到白老先生面前,欠身问道,“请问您父亲是不是白崇禧先生?”云云。

事后与几位朋友谈及此事,都怪我此话问的鲁莽,太过唐突。想想也是,如果有陌生后辈这样问我,何况是如此复杂一个人物,怕也不便多言吧。当时,白老先生只是淡淡回答说是其“本家”,都属广西白氏。意思等于是否认。这话一说完,我也愣在那里,不知怎么接才好,几秒钟之后只得悻悻退开。

这是一次令我相当激动的意外遭遇,并不是因为他可能曾是富士康的创始人,而是因为他是白崇禧先生的后人——我相信,除非是钱穆先生的后人钱易,即便面对面碰到周杰伦,哪怕是胡爷爷,我也不会这般激动——可结果却是碰了一鼻子灰,心情可想而知。我必须再次反省我的沟通能力,似不该那么鲁莽地提问,恐也不太合时宜,但不得不说白老先生的反应和态度多多少少令我这后生失望。

事情已经过了七八个小时,我仍然怀着同样激动的心情记下这桩八卦,算是雁过留声罢了。

相关文章

八月十五日祭忠魂 初听说8月15将全国默哀,我还有些暗喜。后来弄清此是为不久之前的甘南天灾的罹难者默哀——希望不幸的人们能安息——不禁有些失望,因为这一天本有至少同等值得纪念与哀悼的事件与人物。 六十五年之前,1...
以钱穆为先生 此篇及往后数篇本应是追记余赴桂林阳朔行程,以及未竟之乳源之行等等,但现插入一篇,因深恐此刻之体会被错过。 余近来多看闲书,其中有三联所印钱穆先生《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本,此刻尚未读完。当心中有波...
仍然不顺 已经三个多月了,我那所谓“送修”的手机就像送命一样下落不明,而自从这手机坏掉之后到现在我一直霉运不断。 前天去工厂,同去的那位泰国人说他儿子两个星期(后来证实是我误听,其实是两个月)前感染了H1...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的房子里,我外婆和二姨可能还要在那里住,...

八卦一则》上有2条评论

  1. 早点看你的文章好了,我今天也重复了你的错误,开始还说一起吃饭,提过后就没再说了。看缘分吧。

    • 呀,这么巧?!您也是遇到了这位白先生吗?
      其实就我而言,遇到一个人,是寄托自己对另一个先人的景仰,不作他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