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咩咩

误打误撞地第一次看《快乐女声》就看到了包小柏因为曾可疑而退赛,之后曾可疑反而一发不可收拾,一个人的光彩大过了所有《快乐女声》。

曾可疑用颤抖的声音兢兢业业地挣回名声赢得争议,而且能用一个调调唱那么多歌也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人才——就像我用一种烹调方法炒所有的菜一样。

曾可疑用她的成名和争议悄悄地告诉我中国流行音乐界已经前后都无人了,所谓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关键是廖化起霸后还有很多人叫声彩——好!

 

“永远的 MJ”

ceLAhnMqGahE在我长大到可以听音乐——尤其是流行音乐——的时候,The Beatles 已经不在台上了,列侬也已经去世,而 MJ 在我的印象里更多是那霹雳舞一般的滑步以及有一款以他的滑步和扔帽子为特征的街机游戏,因为那时我完全不懂英文,更不懂摇滚是什么。

再然后他那几首耳熟能详的名歌有一阵子重复得比较厉害,之后我的耳朵就渐渐——同样是一知半解地——转向了其他的声音,比如 Beyond, Elton John, John Denver, Celine Dion, Mariah Carey…… 我一直记得 MJ 可是却不记得他有多久未曾如最近一般火爆了。

不明白死亡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让枯树又逢春,而且让那么多隐藏得极深的 MJ 粉丝们纷纷高举着从箱底搜寻出来的老唱片掏心掏肺地歌颂偶像;不理解 MJ 究竟在哪些方面对他们施加过比亲爹亲娘还刻骨铭心的影响。

MJ 千古了,活着时曾很了不起过,但很遗憾,他并不属于我的时代。

默哀。

 

播音员之死

一个人,十几年间每天都能在茶余饭后见到,风雨无阻,每次见面还都跟你说些总差不多但又怎么不相干的事情,在那个资讯贫乏的年代,是不是就容易孕育出感情呢?就像张三跟他隔壁那个喜欢每天八卦的王大妈一样?

现在这个人去世了,举国悲恸,所有追悼者都被要求以极庄严肃穆的方式来追悼这位先知;出殡现场,名流与记者云集,并都被要求“不准笑”。如同国殇。

这位逝者是一位播音员。

历史上可有哪位播音员获得过此等殊荣?今后恐怕也不会有了吧。

我对其充满尊敬,但还不敢奢谈感情。这世界有好多浅薄的我所不能理解的事情啊。

默哀。

 

政治戏

我猜在多数大陆人的印象当中,台湾的“民主政治”是丑陋滑稽的,吹大牛互相揭短不说,前几年议员还在议会打架,竞选时针扎草人侮辱竞争对手……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台湾政治或许可以用来做一份案例告诉我们民主政治并不如广告做得好,但事实上,台湾即使不算安定繁荣,也勉强可以算人民安居乐业,台上演戏闹轰轰,台下的观众照样好好生活,这又是怎么回事了?理论上来说,这似乎可以表明台湾政治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么肤浅,一套实用的制度应该已经打牢了地基并且在运行。“徒法不足以为治,徒善不足以自行”,能够支撑起这套制度的应当有相当的民众意识的配合与支持,民主在台湾人心里已经扎下了根吗?

基于同样理由可以认为蒋氏在小岛上数十年经营并非一无是处,除了培育出一条小龙,还培育了一定程度的民智;至于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以及做到了什么程度,我们不知道,因为他们只给我们看丑闻。

 

听得见涛声的工厂

去过各种各样不少工厂,包括在“深山老林”里的茶厂,但从来没有哪一个工厂的环境如我上周二所见般让我赞美不已。

那家工厂地处深圳官湖镇,在大鹏湾的凹陷处,依山傍海而建,工厂围墙与沙滩仅一墙之隔。从工厂的车间办公室窗户望出去,碧海蓝天黄沙就在眼前,因为好天气,阳光在透明的空气中非常耀眼,也让海天相接处的几艘大型货轮分明呈现,稍稍推开窗,阵阵涛声入耳,偶还有几声汽笛声传来……如此心旷神怡的景色,真可惜我是在一间拥有印染工序的工厂中看到的(虽然有污水排放的部分工厂即将被搬迁),更可惜的是我当时没有相机而且手机也坏掉了,没能拍下照片,只能留下回忆。

我想被这美景打动的不止我一人,在与部分工人访谈时,当工人被问到为什么这间工厂工资不高福利欠缺还愿意呆那么多年的原因时,“风景好”成为了其中一个原因,这是我在其他任何工厂都没有听到过的。

在中国那么长的海岸线上一定还有不少这样坐览美景的工厂,而且一定有一些正将污水排放到他们面前的蔚蓝色海水中,把烟尘排放到透明的空气中……我们称之为工业化的代价。很难平衡,可扼腕。

 

还有……

  • 我相信他们一定找得到超过一百条好理由,所以他们决定让“家电下乡”。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家电下乡真的如火如荼地展开,对中国本已勉强为继的能源供应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而更难以预料结果的恐怕是这种跑步前进的文化侵袭。
  • 很奇怪的发现,一方面很多公司工厂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关门大吉,但大多数健在的工厂仍然在抱怨招不到工人,同时另一个需要考虑的条件是很多工厂的流动率仍然保持在较高的水平。那么这些工人都去哪里了?这或许是一种全国性的就业结构转变的征兆?
  • 小时候夏天最让人讨厌的东西就是蚊子和苍蝇,若干年过去,蚊子依旧讨厌而且越来越多,可苍蝇在城市里却慢慢消失了。苍蝇到哪里去了?

相关文章

学车记 没能按照计划借到车,本以为学车的事要黄了,可是车票也没能按计划搞到(OMG!今年到底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坐火车的人!),于是,悲剧又变成喜剧,成全了我与汽车的一段姻缘。 2007年2月26日下午,从一...
让座 从小就受到教导要讲礼貌,要尊老爱幼,比如坐公车的时候一旦发现老弱病残孕的人类,要立刻起身相让,而且还要说“请座”。父母的教育我一直铭记在心,二十多年来我也近乎完美地将这绝对值得提倡的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
日式华堂 知道华堂商场(Ito Yakado)是因它在离我不远的小营有一家店,去过几次,后来在西直门也开了一家分店,印象中在十里堡还有一家华堂但是没有去过。华堂的商场倒还偶有惊喜,但我从来就不觉得华堂的超市可以...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ACFTU或许在组织这种活动的时候才能...

碎碎念》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