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

[audio:http://bt11.lonelylive.cn/BzJVNAc1XDwHN1Q7VG5XM1N6W1hWbFBuUzRVdgAoVXIEMQZ4VDAKM1I7Vm4Fe1dWAhQFegNkADECLVVjU20HeQdiVTAHPFw1B2NUOlQ9V2VTNltpVjRQYlNjVTQAYVVmBGcGNFRnCmpSYlZkBTZXYQJiBTEDbgA0AmRVPFNmBzc=.mp3]

崩溃了。

当我刚才直挺挺地躺在会议室的地板上时,真切地感觉自己如同僵尸,但僵尸恐怕还会庆幸不再会有痛苦的感觉。

真的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身心都已经接近极限。

我什么都看不清楚,全是重影。

把音量打到最大听摇滚听重金属听电音听任何狂躁的声音,希望以毒攻毒。

让时间停止在暗夜,让我看不到光明。

 

……是谁在说这些话?我可认识他?

僵尸。

相关文章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的房子里,我外婆和二姨可能还要在那里住,...
一瞬间 哲学家应当多半出生不幸当中,或至少经历过,因为人生的或真或假的低谷是多容易让人胡思乱想,陷入那些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此刻,我面对这样的谜题。突然间,我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活这一世究竟...
八月十五日祭忠魂 初听说8月15将全国默哀,我还有些暗喜。后来弄清此是为不久之前的甘南天灾的罹难者默哀——希望不幸的人们能安息——不禁有些失望,因为这一天本有至少同等值得纪念与哀悼的事件与人物。 六十五年之前,1...
烧仙草 按:这篇小文断断续续写了三个月左右,越到后来,细节甚至我最初想表达的感受都渐渐模糊,甚至一些新的想法也混杂进来,可我毕竟想有始有终,尽量给自己和曾经的感动一个交代吧。 此刻在火车内空调的催逼下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