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平安

从 HHE 那里知道了这两天发生在拉萨的事情。

回想起刚才我们的对话,我觉得自己表现得相当冷漠,但其实并非是因为我无情,我能回想起刚才我是被我潜意识里强烈的厌恶感支配了——厌恶这种无休止无意义的争斗。

ALeqM5gzu7NatByutBt-5Ueu1XZ1WbsSaA 至于她的担忧,我完全理解,因为除了暴力,那里有她的朋友、她生活过的记忆以及善良的愿望……即使我认为这种担忧没有必要也没有用。千里之外的朋友们或许会因为这种伟大而真挚的情感而受到鼓舞并感动不已,不过此时支配他们情感的更多的恐怕还是不安和恐惧,因为真正需要面对那种糟糕处境的人是他们,他们自己。另外一个理由是因为我相信——即使这号称是“二十年来最大也是最暴力的示威活动”——政府有能力迅速夺回控制权,哪怕是短暂的。

tibet_wideweb__470x303,0 在个人感情之外,我现在对这种事情已经无比厌恶。少数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无耻地利用了多数人的无知;而多数人,总是很愚蠢地盲从——从陈胜吴广到拿破仑到十三娃子,无一例外。争来争去,谁得到了什么?!穆斯林、西藏再加上台湾,总是自以为是或者被人撺掇着要独立或者更多,可是之后呢?请看看蒙古现在的样子。权利与各种利益,人总是那么贪婪与自私,可这真的是生活在那里的多数人内心的追求吗?尤其可恶的是有些西方媒体,唯恐天下不乱,带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在煽风点火而且还不忘表明自己的纯洁与高尚。这个问题前因后果很复杂,可就这次充满暴力的示威本身而言,此时还在高谈民主与人权有何意义?又何必鼓动别国拿抵制奥运会相要挟?美国人对印第安人英国对爱尔兰可曾有那么克制?道理是同讲道理的人讲的,有时候如果只有人类最原始的方法才能解决问题,那你就必须搂起袖子。如果媒体真想做些好事就应该客观中立地报道,让两方都保持冷静与克制,而不应该再加油了。在指摘别人践踏人权的时候却一心一意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别人又算是什么?

Police have fired teargas to disperse Buddhist monks and others staging a second day of protests in sympathy with anti-Chinese demonstrations in Lhasa that has left at least 30 dead. Unconfirmed reports say the figure is closer to 130. … … A London-based Tibetan activist group, the Free Tibet Campaign, citing unidentified sources in Xiahe, said 20 people were arrested.

—- Dozens killed in Tibetan protests, guardian.co.uk 

“Many windows in shops and houses were smashed,” said an employee at a hotel, who did not want either his or the hotel’s name used for fear of retaliation. He said he did not see any Tibetans arrested or injured but said some police were hurt.

—- Exile Group Says 30 Killed in Tibet, Associated Press

上面是一个例子,和所有的流言一样,同一件事情看出来却是完全相反的。

中国历史告诉我们,西藏人从来都不好惹——好战、勇猛彪悍,汉族通常使用通婚的方法来笼络这个民族,打仗是要尽量避免的(但唐时仍与吐蕃交兵一百余年)。而这样的地方却又有宗教和极其虔诚的教徒(或许正如钱穆先生所言,“对付文化浅演民族,还得靠宗教。”)。这里我就真的很不理解,宗教到底是什么?宗教难道不是以真善美为追求的吗?不管是黄教还是穆斯林、佛主还是真主,为什么不能带来和平!甚至连宽容都少见。

其实,这一点我们自己也很缺乏。

我自己觉得西藏被我们过分地差异化了和强调了——尤其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想象和希望把那片土地和之上的人民美化了。就政府而言,我个人认为已经做得不错了,只要你们乖乖地呆在中国,其他你们自己玩就好了;而从民间的角度,也许是因为太遥远因为我们太缺乏相互的了解,只是很多美丽的风光明信片和短暂的愉快的邂逅就轻易让我们对那片土地和那里的人民留下了天堂般的印象,好像他们都是温顺善良的绵羊,而且没有烦恼。其实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人,也有欲望和烦恼,也有贪婪和利用,他们可能也会憧憬着过和我们一样的现代化生活。我们应该理解并理性对待这一切,而不要自私地幻想或希望他们保留着百年前的一切和我们一起过千年;不要因为他们弱势的形象而泛滥悲天悯人之情。

写到这里我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想说什么。我只想说这样的冲突发生并没有什么好“震惊”的,地球上每分钟都有人因为类似的原因丧命。很不幸。我只能无力地祈求——向佛主真主马克思——拉萨平安,世界和平。

相关文章

二月十八日离粤去沪题赠同僚 扬子江头盼绿柳,白云山下话离愁。 梅花欲落人难聚,再见儿女忽成行。 遥忆当年轻狂少,幸得援手落广州。 三载光阴倏忽逝,空见白丝志难酬。 愿共诸君重抖擞,社会责任担肩头。 归雁南飞三千里,书邀旧...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的房子里,我外婆和二姨可能还要在那里住,...
牢骚牢骚 这里最后一篇文章的日期写的是 9 月 22 日。久违了。这两个月来说忙也忙说乱也乱,另一个没有更新内容的原因是我工作的机构的 IT 管理政策大变,总部的 IT 部门与中国方面的"对立"由来已久,这次"...
fun [1982, 2007) 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三个狗年,眼见着就要结束。料想这一辈子也没几个狗年,这样就放走了它有点可惜,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些文字,用来纪念我的年轻时代。 1982-2005 最自豪和骄傲的:家庭教育 ...

拉萨平安》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