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

在我玩儿命出差的这几天,发生了(我比较感兴趣的)两件事。事件一,在东莞后街一家电子企业 A 发生了一起超过万人的大罢工,引起政府出动超过 2000 带防暴器材和狼狗的武警(有其他版本,比如 800)来安抚;事件二,从 3 号开始联合国在巴厘岛(真会找地方)召开了气候变化大会。

dongguan-2关于事件一,我还不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连中国工人都被逼到游行罢工的地步,你可以想象这家企业有多么无良;而以稳定压倒一切为宗旨的政府的安抚方式也让人不敢恭维。之后网络上所有有关这件事的消息都被墙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事态的进展如何。顺便说一句,据说事发那段时间吴仪等一干人也正好在东莞。

关于事件二(其实这才是我想说的重点),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美国曾经坚定的盟国澳大利亚在新总理的带领下签署了《京都议定书》,从此以后,作为地球上唯一一个没有签订该公约的工业化国家,美国正式成为孤家寡人;坏消息是,这个令人鼓舞的事件并不能真正改变全球气候不断恶化的局面。因为如果没有美国的加入(再加上印度与我们的拖延),《京都议定书》不会有多大的实质性意义。对于在“上帝之岛”参加会议的各个国家来说,这是一个政治博弈的战场,对此我们不能抱有太高的期望。各个似乎更在意的是自己当前的及可预期的经济地位,然后才是自己的孙将来是住在船上还是住在岸上。印度与中国不愿意为发达国家们的“历史账单”埋单,而发达国家们也不愿意免费与这些后生崽分享更先进的清洁能源技术。这本是一个利益的世界,无可厚非,我也可以把祖国政府的态度理解为对我等国民的爱护与保护。事实上,作为世界工厂,就算中国在今年成功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碳排放国,谁能分清楚这里面有多少完全是中国人自己干的,有多少是全球化在中国拉的屎。

而更关键的,在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谁该多出点血的时候,我不相信他们没有考虑到“时间成本”的问题——等到你终于决定把箭头瞄向做起第 9 只雁的时候,雁已经跑得连毛都不剩了。请先抬头看看你头顶上灰蒙蒙的天空吧,如果有一天你当了祖父,你是否受得了孙辈们问出这样的问题:“当初在事态还有可能改善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做点什么呢?”

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还有你,请把地球和气候当作我们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吧。在政治家们还在扯皮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立即开始做些事情让这些家伙们更羞愧呢?比如使用节能灯、少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袋、能不开车的时候就乘坐公共交通、使用太阳能、循环利用、分类垃圾……这里有很多很多你我可以做的事情。为了你的儿孙,也为了别人的儿孙,请帮帮他们和它吧。谢谢。

相关文章

社会责任 ABC 写这篇冗长的文章的直接原因是受 QJ 之托,帮她的杂志的“品质生活”栏目写一篇短文,结果写成了“论文”,恐不堪用。不过对我个人来说,写一篇关于到底什么是企业社会责任的文章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倒是要谢...
从Fortune的社会责任排名谈起 子曾经曰过:“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用来精确地描述坏事的传播半径。老祖先的话一向很准,这句当然不例外。11月14日 Fortune 杂志连续第二年发布了全球500强社会责任排名(事实上这次排名一共...
可持續?發展? 壹 因機緣巧合,2004年我便誤打誤撞進入了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cocial Responsibility, )領域并工作至今。說來時間並不算長,但考慮到這一領域本身也很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