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你好!

选择在一个不恰当的时机发扬风格,买了一张硬座票,结果还没上车就后悔了。还好 T97 全车16+节车厢只有两节硬座,而且这个时候去广州的人不多──准确地说是太少了──所以我轻而易举地在开车后5分钟内补到了卧铺。

整节卧铺车厢里没有几个人,而且也没有电视,广播里放的还是催吐的歌(eg. 老公老婆我爱你),实在无聊死了,盒饭也不好吃,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乘务员的服务态度不错。

一路无话。今天早上11点零5分到达广州东。火车“照常地”晚点了一小时。在站台上我就看到了高耸入云的中信广场,比我预想的距离近了很多,于是我立即放弃了坐地铁的计划,步行。

冒着生命危险,我挂着手机,拖着箱子再背个包走在如日中天的广州大街上,感谢上帝,唯一威胁到我的是闷热的天气──天气预报告诉我未来5天广州都是雷雨,我还带了伞,结果雨没下但闷热异常。

凭借依稀的记忆、超强的方向感和鼻子下面的那玩意,我花了30多分钟(实际上不需要那么久)找到了地方。中间有个“小”意外,我没有仔细看行前收到的详细地址,当我高高兴兴冲进原来的办公室时,发现他们已经搬家了……天哪,看来我真是久疏战阵了,这么差劲的事都发生了!还好他们只是搬了一层楼,而且写字楼里的免费无线网救了我。

还没来得及 check-in 就直接去了办公室,一到办公室就赶上周例会,也有幸见着了所有人员。其中一半我都见过,只不过以前他们的身份是合作伙伴,现在是同事和老板。WD 主持的例会(至少是部分地)体现了他的风格,professional 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感觉不像 Lucy 那么严谨和细致,多了一些……弹性,好吧,让我们把它理解成美国派。会后大家就各奔东西出差去了。

说实在的,我此时的感觉是忐忑不安。一方面我已经很久没有真刀真枪地干过仗了,另一方面,我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一个全新的城市和机构,面对全新的不同的文化和风格,这个城市的和这个机构的,甚至他们都不讲同一种语言。不过,我想我能够很快适应,而且,说实话,我挺喜欢(so far)。

就像一个救火队员,我一来就投入了工作,这周的工作安排里我的名字重复了三次,周三和周四我会去深圳,而今天下午我和 WD 一起见了 RBF 的人,然后花了十分钟完成了我的第一项工作,copy & paste 的工作。然后,然后我也不知道具体干了什么,就到了晚上八点。

按照我的习惯,饭后是要散步的,于是我就在天河北路上乱转,依然冒着生命危险挂着我的手机,下面的照片就是这个勇敢的手机的功劳。在路上我随便进了一家看起来很大的房屋中介,打算探探租房的虚实。两个年轻小伙热情地带着我看了附近两套房,不过,很遗憾,我都不太满意。小伙子们没有一丝一毫地不高兴,依然非常热情,让我觉得广州的服务业确实名不虚传,或者,好戏在后头?

最右侧的那栋高高瘦瘦的楼就是中信广场──“华南第一高楼”,今天充当了我的指南针

克莱斯勒依傍的这栋楼就是我暂时落脚的酒店

本来打算下班早一点走和我的“准姨父”碰个头,或者,至少去重温一下上次 WH 带我去吃的那些好东西。不过没想到弄到这么晚,有点遗憾,好在还有明天。

这就是我在广州的初夜,若论印象,远比 WC 同志描绘的好,至少更安全些。更多更新的广州情报,且听下回分解吧。

相关文章

利器 精工必先有利器。四处搜寻,终于发现了一些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的网络工具,而且免费。 del.icio.us 实际上,这是一个在线书签,似乎成名已久,但我却最近才知。经常用浏览器书签的人都应该知道书签...
新谷歌相冊App簡評 谷歌剛剛在I/O大會上發布的新版相冊App( Photos),實在是強大到無以復加,說是當今最佳應該不遑多讓。 除了界面,我以為強大主要體現在: ❶ 操作方式。除了常規的滑動,...
菊与刀 我在三联书店买了这本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书。很薄的一本,我却着实花了好几个星期才在公共汽车上看完了。 作者是个美国人,试图用科学的比较社会学的方法来研究日本的文化,而且作者似乎比其他的西方社会学者更懂得“...
李银河的老鼠 知道李银河(bio)是因为王小波,但她从80年代开始对性、同性恋、虐恋等性学问题的开创性(?)的研究对中国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影响并不亚于她的爱人。在我看来她是一个勇敢思想启蒙者,勇敢之处在于她能把明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