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亭

我本打算安安静静地离开,因为一我不想惊动大家,也没有在苦情戏里演主角的经验; :-P 第二个原因事关面子问题,是因为此事旷日持久一波三折,刀下留人的情况也发生过了,所以在把所有的事情确定下来并刻到汉谟拉比石碑之前,我并不敢公开宣布消息,以免万一意外再次发生,我又灰头土脸地败回北京时抬不起头来。这可能真是我多虑了。原因之三是我可以肯定我会有很多机会回北京出差的。

不过尽管有以上藉口,不辞而别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尤其是面对你们

最后还是 WX 提出要大家聚一聚,为我饯行。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很高兴,因为我没有预想过,但同时也觉得有点对不住。

因为我一个人不吃鱼,大家全部改吃肥肠和排骨,再次感动──当然,我想他们应该对肥肠和排骨也不怎么排斥 :-) 席间 WC 非常夸张(okay,至少我希望他是夸张了的)地描述了蛮荒的广州城的种种不良治安事件,让我想起拳四郎登修罗岛的情形(参考北斗神拳),只是希望我能够有拳四郎一半强壮才能够在那片水深火热中生存下来。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一定会告诉你们,他这回有没有吹牛。 :-P

最后在 WC 的坚持下,我们没有照下一张合影,把机会留到了“下次”。我理解你的好意,只不过觉得不用那么认真,至少我是不信迷信的。

最后,还是想谢谢你们,非常诚恳地谢谢你们,祝你们好运。

相关文章

fun [1982, 2007) 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三个狗年,眼见着就要结束。料想这一辈子也没几个狗年,这样就放走了它有点可惜,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些文字,用来纪念我的年轻时代。 1982-2005 最自豪和骄傲的:家庭教育 ...
牢骚牢骚 这里最后一篇文章的日期写的是 9 月 22 日。久违了。这两个月来说忙也忙说乱也乱,另一个没有更新内容的原因是我工作的机构的 IT 管理政策大变,总部的 IT 部门与中国方面的"对立"由来已久,这次"...
拉萨平安 从 HHE 那里知道了这两天发生在拉萨的事情。 回想起刚才我们的对话,我觉得自己表现得相当冷漠,但其实并非是因为我无情,我能回想起刚才我是被我潜意识里强烈的厌恶感支配了——厌恶这种无休止无意义的争斗。...
仍然不顺 已经三个多月了,我那所谓“送修”的手机就像送命一样下落不明,而自从这手机坏掉之后到现在我一直霉运不断。 前天去工厂,同去的那位泰国人说他儿子两个星期(后来证实是我误听,其实是两个月)前感染了H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