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身份

今天是 5.1 以来我第一次出远门──之前我还是去过两趟超市的,听到了一个让我感动的小故事。

有一个弟弟,上大学时本想去深圳(?),后来在姐姐的劝说下来了北京,然后工作成家都在这里。去年刚结了婚,还买了一套二手房。姐姐为了弟弟的婚礼操了很多心,还专门回了一趟老家主持婚礼工作,房子的事情也是,还帮着付了很多次的月供。弟弟的工作和建筑装修有关,去年接了很多活,忙得累死累活的,最后却因为遇人不淑,被朋友骗,赚到手上的没有几毛钱,白白做了一年苦工。但弟弟凭借着专业背景和经验,决定继续在这个行当里做下去,而且要自己当老板。你知道,创业之初无不艰难,这时候弟弟的经济状况很困难,姐姐又伸出了援手。说是借钱,但是姐姐从来没有想过要弟弟还,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其实弟弟是个有点爱面子的人,对家里常常是报喜不报忧,所以家里的父老都以为弟弟现在混得很好,可是他们老人家怎么知道北京哪里是那么容易风光的地方。现在弟弟情况更不好,于是照顾家里更少了,不久前给家里买新房子的时候大头就是姐姐出的(房产证上的名字是弟弟的,妈妈问姐姐,姐姐说无所谓,房子全部归弟弟都没问题,“我们是一家人”。),姐姐还给了家里钱还买了很多其他东西更操了不少心,相比之下,弟弟在为家做贡献的时候就显得不那么积极。妈妈为此有点意见,说弟弟怎么不顾家,甚至有点不高兴了。这时候姐姐赶紧向妈妈解释,弟弟其实是这般这般,这一两年都暂时不要指望弟弟怎么怎么样了,正在创业的,很难。

一下子,姐姐的肩膀上担子重了许多,感到了很大的压力。三个月前姐姐才又在几个月的青黄不接之后找到了一份工作,人工蛮高的,但是事情很杂很繁琐,一个人做三人份的工,每天下班回家都得到八点,周末甚至假期还要去加班。姐姐是自己主动去加班的,问为什么,因为想好好准备,让老板十分满意。姐姐太珍惜这份工了,如果这份工作丢掉了,长女就无法每个月把一半的工资存到妈妈的账户上,姐姐就不能再时不时地借钱给弟弟。姐姐已经不小了,但从没有考虑过自己买房子结婚之类的事情,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爸爸妈妈和弟弟上,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好了,故事就是这样。

使用 Flock 写作

相关文章

茶餘飯後 下午從佛山的工廠回到廣州後,同行的同事相邀一齊吃飯(屬挖資本主義牆角的行為),拗不過便去了。本以這餐與平常填飽肚子的行為並無不同,但事後發現這反倒是我今天最有收穫的一件事。 這席閑談是從他問我對...
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1200辆罚没的“非法运营”的机动三轮车...
“华夷之辩” 首先,本文所指的中国从时间上以盘古开天辟地起至 194× 年止。 就历史而言——尤其是当不考虑元与清时,中国内部并未有如西方一般的悠久与尖锐的民族问题,因为中国人传统上对于民族的理解与西...
刚才和家里通电话,正式把我辞职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反应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可以分明感觉到爸爸妈妈的不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我辞职的决定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跳火坑,而他们也因此处于一种眼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而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