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

  1. Wedding Banquet今天是 JL 大喜的日子。第一次,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2.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以自己的名义(而不是老爸的)去参加婚礼,但肯定不是最后一次。本来我参加的第一次婚礼应该是申和小胡的,不过这两位太能拖了⋯⋯
  3. 结婚的是第一次,参加婚礼的经验也不多。几天前 CP 发短信来问,礼钱应该送多少?
  4. 我没有找到红包,于是请 Sarah 帮我做了一个“蓝包”。最后时刻我亲笔写上了“红”字,以正身份。
  5. 我承认我并不是对送礼钱毫不在意,但我更在意的是这种方式。礼尚往来,这样送来送去到底有什么意思?我的确见过的一种有意思方式,一个人要结婚,周知弟兄道,你们不要给我送礼钱了,如果要送就直接去送给希望工程或者慈善总会吧。
  6. 高朋满座,盛友如云。大学毕业以来,如此大规模和阵容齐整的聚会这是第一次。一半多都来了。
  7. 8519。我大学的寝室有六个人,今天来了五个,来自佛山、淄博、天津和北京。除了在大庆的小强。喝多了的室友聚齐在厕所里“开会”。
  8. CP 对我说,你是傻B,现在就你混得最惨。妈妈说,凡事要么做到最好,要么做到最坏。聊以自慰。
  9. 觥筹交错。一直以来,我都没办法在我和那些液体以及那些液体的使用方式之间建立起联系。
  10. 酒后众生相。
  11. 我不知道这个地球上是否有其他的一个民族也能够把喝酒当成一种事业,喝好、喝倒,至死方休。
  12. 愿新人白头偕老。

关于标题。《喜宴》是李安用来探讨文化以及文化的冲突的一种道具。真实生活中的喜宴通常不会如此复杂和尖锐,但一样的幽默和热闹。

使用 Flock 写作

相关文章

学车记 没能按照计划借到车,本以为学车的事要黄了,可是车票也没能按计划搞到(OMG!今年到底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坐火车的人!),于是,悲剧又变成喜剧,成全了我与汽车的一段姻缘。 2007年2月26日下午,从一...
“华夷之辩” 首先,本文所指的中国从时间上以盘古开天辟地起至 194× 年止。 就历史而言——尤其是当不考虑元与清时,中国内部并未有如西方一般的悠久与尖锐的民族问题,因为中国人传统上对于民族的理解与西...
17 万怎么就要一辈子?! 几天前听 M 说起过这个案子,许霆因为利用广州某银行 ATM 机的漏洞用 171 元存款余额取走了 17 万元,一年后被捕并被判处无期徒刑。当时没怎么当回事。 昨天下午 Chloe 几个又讨论起这个事...
perfect pictures for an imperfect world 无意间在 www.amsterdamn.org 上看到的,创意不算新了,不过仍然是很好的……公益广告。分享一下。 kJ8NZZc9Wa8...

喜宴》上有2条评论

  1. 我想,我们可能在不同的定义里讨论问题,或者根本是不同的问题。

    其实,我在这里说的更像是单纯的“喜宴”,不像婚礼,没有长长的白纱,没有红毯,有的只是上面的那些事情,而且整个故事的高潮发生在酒瓶里,这是我想强调的。

    也可能是我们看待婚姻的角度不同。不过不管怎样,与荆棘无关。

  2. 男人参加婚礼就是如此的吗?我记得去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时,音乐响起,我们看着她挽着新郎的手走进来时,为她的幸福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那一刻我们宿舍的女生眼里都有泪水,婚礼上还要吹毛求疵,人生处处都是荆棘了,哪还有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