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路过北京

从三月四日踏上这苦寒之地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就怀念起桃红柳绿短衫薄裙的南国春天,我就开始盼望着盼望着这座城市能够复馨香。可是,这位六百多岁的老人非常沉得住气,一直把厚厚的冬衣穿到了四月。我希望这不是因为他太虚弱了。

就是现在,樱花开了玉兰、草地变回绿色、树木发出新芽、满大街彩蝶纷飞⋯⋯春天回来了,虽然迟到了。就像诗里说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为了配合这令人愉快的春天,我特地给 fang4.us 换上了盛装(installed theme: Almost Spring, by Beccary),桃红柳绿的颜色(不过,我知道,这个颜色在 Windows 里面看起来就成了大便的颜色⋯⋯= =a)。

小区院子里发现的春天

小区外的银杏发芽了

春天很晚才到,我知道,但晚到总比不到好;春天很快会走,我知道,但是哪怕只有一天,仍然值得你去种下自己的葡萄树。

下一个春天,在哪里?

使用 Flock 写作

相关文章

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1200辆罚没的“非法运营”的机动三轮车...
少年弱则中国弱 昨晚看了一场亚洲U17的1/4比赛,中国对阵朝鲜。冤家路窄,这个月初中国女子青年队才在离世界冠军最近的地方被朝鲜人揍得鼻青脸肿,昨晚中国男孩们又得到了一次和朝鲜人决斗的机会。这本是很令人期待的,因为我...
老翁逾牆走 當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瘋掉的時候,我沒有說話,因為他們對我並不重要;當 YouTube 和 picasaweb 相冊等也瘋掉的時候,我還是沒有說話,因為畢竟還有別的選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