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路过北京

从三月四日踏上这苦寒之地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就怀念起桃红柳绿短衫薄裙的南国春天,我就开始盼望着盼望着这座城市能够复馨香。可是,这位六百多岁的老人非常沉得住气,一直把厚厚的冬衣穿到了四月。我希望这不是因为他太虚弱了。

就是现在,樱花开了玉兰、草地变回绿色、树木发出新芽、满大街彩蝶纷飞⋯⋯春天回来了,虽然迟到了。就像诗里说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为了配合这令人愉快的春天,我特地给 fang4.us 换上了盛装(installed theme: Almost Spring, by Beccary),桃红柳绿的颜色(不过,我知道,这个颜色在 Windows 里面看起来就成了大便的颜色⋯⋯= =a)。

小区院子里发现的春天

小区外的银杏发芽了

春天很晚才到,我知道,但晚到总比不到好;春天很快会走,我知道,但是哪怕只有一天,仍然值得你去种下自己的葡萄树。

下一个春天,在哪里?

使用 Flock 写作

相关文章

又到九*一八 看来,“爱国”或多或少是一种政治活动。当新中国六十华诞将至之际,“九*一八”也不得不被这洋洋喜气所冲淡。今天各大门户网站要么一派歌舞升平,要么忧心忡忡于世界的经济,谁在纪念1931年的今天?—...
来来回回 google的blog又发疯了,不过这回好像和别人无关,是google自己的服务器出了问题,害得我本已开始抬头的blogging习惯又被打压。小别胜新婚,今天发现这里再次开放所以赶紧来留个纪念,顺便测...
少年弱则中国弱 昨晚看了一场亚洲U17的1/4比赛,中国对阵朝鲜。冤家路窄,这个月初中国女子青年队才在离世界冠军最近的地方被朝鲜人揍得鼻青脸肿,昨晚中国男孩们又得到了一次和朝鲜人决斗的机会。这本是很令人期待的,因为我...
九月十七、十八日记琐事 最近在闹大台风,所以常常风雨交加,来去无常。 广州这地方,平时天气糟糕空气也脏,可每到台风将至,天气会异常地好,空气也透明一般,如同回光返照(反过来说也成立)。 我非常喜欢台风来临之前的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