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毛生日快乐+天津来客

最近陷入了 WordPress 之乱,没有定期查日程表,差点忘了二毛的生日!

今天坐在马桶上冥想,突然脑中浮现出某年今日一群狐朋狗友在二毛家里(当时二毛家还住在一楼)听歌、聊天、看动画片的情形,声声色色都历历在目。忽然,我很想念当年那些天真快乐的孩子。非常想念。

二毛,生日快乐!

pal

今天 yjw 同志不远万里从天津来到北京参加面试,这是她的第 n 次面试了,不过每次都来去匆匆,好难得这次有机会,便约了一起吃饭。虽然过年回家时匆忙见过一面——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有半个世纪没见过了,那时我就已经感叹时间真是可以用来雕刻人和人生的——今天再见还是小吃了一惊,为面试而来,所以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散发气质的干练又漂亮但略显稚气的职业女性。我一向不善言谈,所以整个过程中我主要的角色是听众,听这位培训专家的职业故事,还有一些生活片段。为之扼腕或弹冠。

这些鲜活的,听到我耳朵里就变成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无奈,但一点也不消极。当我用这一句话来概括她一晚上的话时,我知道这非常不恰当,至少不能包含我对她的思想和行动的敬佩之情。

相比于她在韩国公司里面对的令人沮丧的(我想)环境和文化,我再次为自己感到幸运,无比的幸运,当然,我指的不是结果,我没打算跟你谈钱,我说的是⋯⋯一些别的。

我的初衷其实不是在这里对她的裙边评头论足,只是想给她加油,祝她好运。

对了,关于那棵结十个苹果的小树,如果结了五十个果子还是剩只一个的话,为什么不试试再加把劲结一百个,二百个,五百个⋯⋯不会总是只剩下一个的,或许也许可能,人们想要的只是四十九个苹果。

Blogged with Flock

相关文章

good bye 就此别过。今天是我在RSCA工作的最后一天。气不过。最后的工作交接进行得非常不顺利,以至于交接未毕时我就在盛怒之下愤然离开。如此收场。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以这样的故事作为结局,让我略感遗憾。礼数。不能意...
广州,你好! 选择在一个不恰当的时机发扬风格,买了一张硬座票,结果还没上车就后悔了。还好 T97 全车16+节车厢只有两节硬座,而且这个时候去广州的人不多──准确地说是太少了──所以我轻而易举地在开车后5分钟内补到...
超级变变变再来 超级变变变,我一直把它当作一个超级古老但超级经典的电视节目。 经典是因为佩服日本人在 70/80 年代就有如此非凡的创意,而且有如此积极的全民性参与,所以说那些来自日本的无数新奇的小玩意、发明创造甚至...
利器 精工必先有利器。四处搜寻,终于发现了一些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的网络工具,而且免费。 del.icio.us 实际上,这是一个在线书签,似乎成名已久,但我却最近才知。经常用浏览器书签的人都应该知道书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