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华堂

Itao Yakado知道华堂商场(Ito Yakado)是因它在离我不远的小营有一家店,去过几次,后来在西直门也开了一家分店,印象中在十里堡还有一家华堂但是没有去过。华堂的商场倒还偶有惊喜,但我从来就不觉得华堂的超市可以和“便宜”联系在一起。尽管如此,我一直对华堂保有一个很不错的印象。

  • 周五晚上快九点的时候在西直门想找个商场逛,首先想到的就是华堂,不为别的,只因为我们相信以其人性化的作风华堂会把营业时间延续至10点。果然。
  • 寡人第一次莅临华堂超市时,它给我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超市里所有的 生鲜食品+冷冻食品+more 都是可以试吃的。7×24的试吃。去那里转两圈你一天就不用再吃饭。(根据个人经验,试吃在北京其他任何超市都是流星事件,周末时候才可能偶尔看到某些品牌的流星。但据探子来报,在其他地方,比如重庆,家乐福也是很大方地让人吃的。)
  • 华堂商场的(大多数)导购的服务态度都足够好,甚至连清洁工和保安都很热情。
  • 据说M的mom曾在日系的新力百货工作过,称那里的管理非常严格、要求很高:比如店员上班时候不能够聊天;对顾客要礼貌,如果一旦有顾客对店员的服务态度投诉,这个店员恐怕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每天早晚都要站好欢迎和欢送顾客。
  • 巧合,多数时候去华堂都是晚上,而且一直磨到人家下班,这样每次从四楼一直到大门口我都要很不好意思地面对站得整整齐齐的各专柜的店员一个接一个地向我鞠躬恭送我出门,他们口中还要念念有词:“谢谢光临,请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 今天又是磨到了下班,整个四楼的顾客都走光了,等我们结帐完毕,有一个保安跟着我们“送”我们下楼,在身后只见滚梯和楼层主灯逐渐关闭,一路上还有无数人鞠躬,感觉就是整个商场就为了你一直开到现在。
  • 窃以为华堂最具特色的部分是它的超市,不光是它提供白吃白喝,而且它的货物(尤其是生鲜和冷冻食品)摆放的方式给我的感觉与其他的超市货栈式地堆放截然不同——比如,那些在冰面上的死鱼排列得就像刚跃出水面到彩虹——这样说可能你会觉得太主观,可是相信我,我没有理由拍它的马屁。
  • 这里有好吃的饭团,五目的、芝麻海苔的、金枪鱼的、红豆沙的、鳗鱼的⋯⋯
  • 当然你可以认为它之所以能够提供这样的服务是因为规模小顾客也不像家乐福里的海啸那么凶猛,但是,我也可以随便就给你举出一打规模更小的企业尾巴却翘上天的例子。
  • 最后一句扯远了。日本之所以能够倒下去站起来倒下去站起来倒下去站起来,不是吹牛皮吹出来的,是认认真真地鞠躬鞠出来的。

Blogged with Flock

相关文章

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所做何事。 刘氏获奖与其起草倡导的《*...
Hi-5 & belly dance + Kai 整个2006年都不可能有比这更充实的周末了。TGIF巧合的是周五刚好是冬至,papa发短信告诉我凯里吃狗肉吃得热火朝天,馋得我口水直下三千尺。周五下午突然收到通知说晚上聚会——一个原定在周六又推迟到下...
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1200辆罚没的“非法运营”的机动三轮车...
传讹 10月9日上午乘公车上班途中,在经过二环路东直门机场高速出口附近的一栋楼顶上看到了一个至少50米见宽的广告牌。这个庞然大物和我之前亲眼看到过的它的同类都不一样——哪怕是更大个的,以至于半梦半醒的我看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