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四进五(Fun Day)

我之所以摸黑在这里乱涂乱画(my blog is still unaccessable…),是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

从今天开始,我25岁了。纯粹从数字的角度,我一点也不喜欢25,我更喜欢24、42或者44什么的,不过既然没有什么选择(没办法,老天爷不让我呆在24一辈子),我便欣然接受下来,并寄希望于通过这一年的表现让这个数字变得稍微讨人喜欢一些。

自己并不刻意记得自己的生日,也从没把它当回事,倒是老伙计们的“生日快乐!”提醒了我,让我觉得温暖,也感动于自己不总是一个人在战斗。第一个生日祝福来自马也同学,在愚人节的最后一刻钟里一条短信不远万里来到北京——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记得我的日子。 @_@ 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是小小的 BURBERRY 的 TOUCH(for men, EDT),来自小小的 M——surprise! pleasant surprise! 同时也让我有点愧疚,我去年有给她送生日礼物么?= =a

不过,寿星公也有血泪史。从愚人节就开始干活,干了大半天还没饭吃,直到今早三点才吃了一碗面,美其名曰“长寿面”。这样的直接结果就是旷工半天。重点还不在这里,重点是这样累死累活干出来的东西竟然还是错的,完全没用!真不知道这是悲剧还是喜剧。

按照传统,我今天应该有许愿的特权。可我左思右想,不知道该许个什么愿——愿望太小了吧自己总觉得亏了,愿望太大了则又觉得是给自己找麻烦,因为天上现在已经不兴掉馅饼了,要实现愿望反正还是要靠自己双手的。

⋯⋯最后,算了吧,管他能不能实现呢,我许下一个心愿:一生一世,平平安安。

祝我生日快乐!

》后记

写完之后意外发现我的blog前台页面可以访问了。哈哈,我很高兴地把这当作 Google 送我的生日礼物了。Yes, it’s my day!

Blogged with Flock

相关文章

fun [1982, 2007) 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三个狗年,眼见着就要结束。料想这一辈子也没几个狗年,这样就放走了它有点可惜,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些文字,用来纪念我的年轻时代。 1982-2005 最自豪和骄傲的:家庭教育 ...

士四进五(Fun Day)》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什锦杂谈 | fang4.u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