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们的年关

又是年底,很多人又开始例行公事地关心起民工来,包括那些平常死命地和臭臭的家伙以及他们脏兮兮的衣服保持距离的先生女士们。

我倒是时常都记着他们,只不过因为有句话叫“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悲惨,总有人比你更可怜”。不过也仅仅是记得而已,我不会给他们发工钱,因为我还修不起楼。

这里有(又)一篇文章会告诉你一些民工的事情——你可能早已耳熟能详。写到民工的文章里这不是第一篇当然也不是最好的一篇,但还是建议你看一看,就算是顺应流行吧。

>> 北京城市建设的幕后英雄 /

相关文章

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1200辆罚没的“非法运营”的机动三轮车...
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所做何事。 刘氏获奖与其起草倡导的《*...
全球化 全球化到底是什么?全球化对于个人、企业和国家分别意味着什么?全球化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和坏处?我们到底如何才能适应全球化?……从第一只“”的概念下线到现在至少有四十年了,但是这些简单的问题我恐...
日式华堂 知道华堂商场(Ito Yakado)是因它在离我不远的小营有一家店,去过几次,后来在西直门也开了一家分店,印象中在十里堡还有一家华堂但是没有去过。华堂的商场倒还偶有惊喜,但我从来就不觉得华堂的超市可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