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bye

就此别过。今天是我在RSCA工作的最后一天。

气不过。最后的工作交接进行得非常不顺利,以至于交接未毕时我就在盛怒之下愤然离开。

如此收场。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以这样的故事作为结局,让我略感遗憾。

礼数。不能意气用事,我还是给诸领导与同志写了一封thank-you & good-bye letter。如下(姓名已略去):

×主任及诸位台鉴:

今日乃我在此就职之最后一日,故作此书,一者道谢,二者道别。

放本一介书生,承蒙诸位领导不弃,得以加入此当今中华绝无仅有之事业,幸甚至哉!自零四年十一月受任之始,自知力薄,诚惶诚恐,恐付托不效,但幸我与诸君共怀以社会责任新观念树中国企业新风尚之坚定信念,故虽愚虽钝而不敢辞,虽艰虽烦而不敢怠。经诸君二载之苦功,今日之事业已有小成。得以尽绵力于其间,放由是不胜欣慰与感激。

尔来二载之间,承蒙×主任和×主任相携以及诸同仁相待,诸事顺遂;在工作上常受Lucy以及×主任和×主任之指点,面提耳输,受益实多;另如×主任、×主任、×主任等,虽平时相言不多、交面不繁,但作为长辈与前辈其对我亦颇多体恤;再如办公室××两位,相交甚欢,对我也常有扶持。在此无以复言,唯再次感谢而已。

今当远离,望诸君多多保重。虽在远方,放亦盼能常闻各位之捷报也。即颂。

诸荷优通,再表谢忱。

台安。×顿首。

十月十日

相关文章

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所做何事。 刘氏获奖与其起草倡导的《*...
又關於「民主」 一健康的民主社會(或任何社會)必以紀律爲基礎,無論是法律或道德律。作爲其社會成員,即便你認爲規則不妥,也不能自設「規則」隨意行事。 民主社會或還需要多數人民具有一定的智識水平,并抱有共同的、固定...
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1200辆罚没的“非法运营”的机动三轮车...
大禹治水 四千多年前的先人在治水时发现了一种新方法——宜疏不宜堵,并用实践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我想它基于这样的理论:存在即有理,如果你嫌某种存在碍了你的事,你只能想办法让它换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但不可能真正地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