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和家里通电话,正式把我辞职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反应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可以分明感觉到爸爸妈妈的不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我辞职的决定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跳火坑,而他们也因此处于一种眼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而无能为力并且自责的心情中。我想我理解他们的心情,但在电话里我显得有些不耐烦,我并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向他们解释我的想法。

最后,他们还是把信任和祝福给了他们的儿子。虽然我知道他们始终并不太能接受我抛弃掉了一个从事了两年的工作走向无知的未来。稳定似乎是他们那一代人共同的追求,尤其是他们从1990年开始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困苦之后,他们更不希望他们的儿子因为不谨慎的决定重蹈他们的覆辙。

放下电话之后我想了许多,我知道我做得不对。我总是不耐烦他们到唠叨,我总是轻视妈妈永远重复的建议和忠告,我总是在做决定时把他们排除在外,我总是不向他们征求意见,我总是让他们最后一个知道消息,我总是不主动给他们打电话发短信直到他们找到我……这两个人把一切和两颗心给了我,我并没有回报过什么,甚至连反应都很小。我总在不耐烦,认为我和妈妈之间没有办法交流,可是,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没有尝试过在两代人的心之间建一座桥,甚至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过。一个任何沟通的努力都没有做出过的人却一直在抱怨别人对自己缺乏了解,认为别人不够资格和自己讨论自己的人生,这样的人真的很自以为是和自私。我就是这样的人。

为什么?我的品德与我的人生观都不能施之于自己的父母?我欠了他们很多的债,从来没有想过去还。成天在小脑袋里考虑的只是如何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如何实现简单快乐的生活,假装自己是一头痛苦的猪——而这头猪似乎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明天开始,我要试着修一座桥。

相关文章

反思,混乱地反思 钱穆先生的书读了越多,我对西方思想与价值观——尤其是西方思想与价值观的侵略——渐生反感,甚至是抵触。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偏执。 可刚好我从事的工作正是往中国输入一种西方西方的价值观...
李银河的老鼠 知道李银河(bio)是因为王小波,但她从80年代开始对性、同性恋、虐恋等性学问题的开创性(?)的研究对中国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影响并不亚于她的爱人。在我看来她是一个勇敢思想启蒙者,勇敢之处在于她能把明显“...
京广中心的电梯 人家说京广中心是一个很大的门派,里面高手云集,而且还有很多东洋来的浪人和武士。 京广中心有六部电梯供门人使用,电梯看起来有二十岁的样子。对于电梯来说,他们算是步入不惑之年了,但是身板依然硬朗得很,比如...
“华夷之辩” 首先,本文所指的中国从时间上以盘古开天辟地起至 194× 年止。 就历史而言——尤其是当不考虑元与清时,中国内部并未有如西方一般的悠久与尖锐的民族问题,因为中国人传统上对于民族的理解与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