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和家里通电话,正式把我辞职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反应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可以分明感觉到爸爸妈妈的不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我辞职的决定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跳火坑,而他们也因此处于一种眼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而无能为力并且自责的心情中。我想我理解他们的心情,但在电话里我显得有些不耐烦,我并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向他们解释我的想法。

最后,他们还是把信任和祝福给了他们的儿子。虽然我知道他们始终并不太能接受我抛弃掉了一个从事了两年的工作走向无知的未来。稳定似乎是他们那一代人共同的追求,尤其是他们从1990年开始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困苦之后,他们更不希望他们的儿子因为不谨慎的决定重蹈他们的覆辙。

放下电话之后我想了许多,我知道我做得不对。我总是不耐烦他们到唠叨,我总是轻视妈妈永远重复的建议和忠告,我总是在做决定时把他们排除在外,我总是不向他们征求意见,我总是让他们最后一个知道消息,我总是不主动给他们打电话发短信直到他们找到我……这两个人把一切和两颗心给了我,我并没有回报过什么,甚至连反应都很小。我总在不耐烦,认为我和妈妈之间没有办法交流,可是,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没有尝试过在两代人的心之间建一座桥,甚至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过。一个任何沟通的努力都没有做出过的人却一直在抱怨别人对自己缺乏了解,认为别人不够资格和自己讨论自己的人生,这样的人真的很自以为是和自私。我就是这样的人。

为什么?我的品德与我的人生观都不能施之于自己的父母?我欠了他们很多的债,从来没有想过去还。成天在小脑袋里考虑的只是如何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如何实现简单快乐的生活,假装自己是一头痛苦的猪——而这头猪似乎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明天开始,我要试着修一座桥。

相关文章

大禹治水 四千多年前的先人在治水时发现了一种新方法——宜疏不宜堵,并用实践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我想它基于这样的理论:存在即有理,如果你嫌某种存在碍了你的事,你只能想办法让它换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但不可能真正地消...
good bye 就此别过。今天是我在RSCA工作的最后一天。气不过。最后的工作交接进行得非常不顺利,以至于交接未毕时我就在盛怒之下愤然离开。如此收场。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以这样的故事作为结局,让我略感遗憾。礼数。不能意...
英雄们的年关 又是年底,很多人又开始例行公事地关心起民工来,包括那些平常死命地和臭臭的家伙以及他们脏兮兮的衣服保持距离的先生女士们。我倒是时常都记着他们,只不过因为有句话叫“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悲惨,总有人比你更可怜...
他向伤害他的人道歉了 他道歉了,向因此受到伤害的人,以及因此伤害他(们)的人。 可为什么呢?有人用非法的手段把他私密的东西偷走,然后四处散发。即使是四处散发,也并不意味着这些东西像 Nike 的广告那样让你躲也躲不掉,凡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