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

事实证明,ACFTU或许在组织这种活动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更强的能量(just kidding)。需要我们参加的只有半天的会议,接下来的半天,热情好客的东道主专门安排了一个司机和一个“导游”带着我们去四处转转。

在此之前,我们刚到酒店就有全总的同志来跟我们确认第二天的观光安排。我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说我想去看弄堂和石库门。事实上,在中国大陆上上海是我最向往的一个城市,二十年前我来过(已经毫无印象),出差的时候也无数次转战于两个机场,但这才是我第一次真正进她。这个城市很大,对我来说也很新鲜,按照全总的建议我们应该像大多数游客一样去逛逛外滩、东方明珠塔、豫园或者金茂中心什么的,但在我心目中弄堂和石库门才是挥之不去的上海的样子,才是上海的鲜活,也是上海的陈香。不过,很明显,我的建议完全不受欢迎,我的同伴赶紧把我打住——这样的机会怎么能去看这些不要钱的玩意!算了,最后我们顺从了同志们的热情也不好意思给他们增加麻烦,在浪费了一顿大餐之后(同志们邀请我们品尝了号称上海第三的佳肴,可惜所谓的美味佳肴总是从水里爬出来然后与我擦肩而过),我们在陆家嘴的江边和东方明珠塔上度过了愉快的半天。这是上海的另一面——总是涂脂抹粉而且很外秀的一面。

十里洋场名不虚传,长长的淮海路两旁堆的尽是繁华,甚至街边小贩都能让人看到市民社会的欣欣向荣。尽管短短的两天根本不足以使我了解上海,我还是偏见地认为这里是我去过的最impressive的中国城市。但是但是但是,很遗憾,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未能印证我心中的上海,老照片般的上海。我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有多么的理想主义,生活在上海的人民肯定会对我的向往嗤之以鼻,因为人类肯定更青睐新上海繁花似锦——这才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驱动力。

在东方明珠塔下,镇压着一个上海历史博物馆,里面从远古到现代记下了上海一路走来的脚印,深深浅浅地,但很有几脚在我心里踩得地动山摇——左脚是清末的上海,右脚是民国的上海。总算在博物馆里遭遇了我的期望,是一种满足,但也有些遗憾,因为在博物馆里闪光的多半已经从人间消失掉了。默哀。

虽然没有时间去探寻上海锈迹斑斑,但在这里遇见故人更令我兴奋。我有幸和tk、hw还有hw的大美女姐姐一起吃饭聊天,非常非常愉快;在回北京之前还匆匆和qj见了一面,机会难得,恐怕下次相聚就要明年春节咯。不过非常可惜,后来听说momo当时已经回到上海,不过我并不知情,不然上海之行肯定会更加令人难忘。

这是我最后一次为RSCA出差,恐怕之后一段时间也不再有机会去上海。所以在上海的每一分钟我都尽我所能地把这个城市的点点滴底收在眼底然后打包带走。但是,我肯定会再来的,寻找我的旧梦,或者开创新的生活。

相关文章

英雄们的年关 又是年底,很多人又开始例行公事地关心起民工来,包括那些平常死命地和臭臭的家伙以及他们脏兮兮的衣服保持距离的先生女士们。我倒是时常都记着他们,只不过因为有句话叫“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悲惨,总有人比你更可怜...
Hi-5 & belly dance + Kai 整个2006年都不可能有比这更充实的周末了。TGIF巧合的是周五刚好是冬至,papa发短信告诉我凯里吃狗肉吃得热火朝天,馋得我口水直下三千尺。周五下午突然收到通知说晚上聚会——一个原定在周六又推迟到下...
good bye 就此别过。今天是我在RSCA工作的最后一天。气不过。最后的工作交接进行得非常不顺利,以至于交接未毕时我就在盛怒之下愤然离开。如此收场。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以这样的故事作为结局,让我略感遗憾。礼数。不能意...
让座 从小就受到教导要讲礼貌,要尊老爱幼,比如坐公车的时候一旦发现老弱病残孕的人类,要立刻起身相让,而且还要说“请座”。父母的教育我一直铭记在心,二十多年来我也近乎完美地将这绝对值得提倡的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