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Day

9月10日晚上用电子邮件发出了简短的辞职信。昨天沉默了一天,直到晚上六点终于收到悟空的短信说今天一上班就要和我“沟通一下”。

可以想象,沟通并不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但大家都很克制。内容无非是问一下离开的原因云云,之后他用一种很微妙的方式问我——或者说建议我继续工作到年底(啊哈,悟空是不能求人的。),我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当然,他也有强势的一面,我很清楚地接收到了他指责我拆他台的信息……诚然,我比不上Lucy这样有计划性能提前半年说再见,但按照合同的规定提前30天提出辞职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好了。意思虽然很明白,但他并不这样看。我不是一个会讲话的人,而他对他所说的话的效果似乎也不太满意,于是我们在半小时内结束了沟通。

没有失落也不觉得解脱,就像赵灵儿说的“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只有在与悟空谈话时有过不安——这是因为我可悲的社交恐惧症。一切即将结束,按照计划我会在10月10日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相关文章

姐姐的身份 今天是 5.1 以来我第一次出远门──之前我还是去过两趟超市的,听到了一个让我感动的小故事。 有一个弟弟,上大学时本想去深圳(?),后来在姐姐的劝说下来了北京,然后工作成家都在这里。去年刚结了婚,还...
碎碎念 咩咩 误打误撞地第一次看《快乐女声》就看到了包小柏因为曾可疑而退赛,之后曾可疑反而一发不可收拾,一个人的光彩大过了所有《快乐女声》。 曾可疑用颤抖的声音兢兢业业地挣回名声赢得争议,而且能用一个...
广告 为了转让自用一年的富士平民长焦王相机S5600,也为了体验一下水果的iWeb和.Mac,我做了一个转让二手自家的相机的网站:web.mac.com/ahhhhmen(网站有效期至2006年11月15日...
茶餘飯後 下午從佛山的工廠回到廣州後,同行的同事相邀一齊吃飯(屬挖資本主義牆角的行為),拗不過便去了。本以這餐與平常填飽肚子的行為並無不同,但事後發現這反倒是我今天最有收穫的一件事。 這席閑談是從他問我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